【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受伤上【公会成员×飞鼠】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受伤【公会成员×飞鼠】


另一种搞事情,总算写出来了_(:з」∠)_另外原谅我因为太久没写这篇把我原本的伏笔忘掉了,下次更新得等我什么时候想起来了再写了【扶额】


正文:

飞鼠受伤入院了。


这个消息如同病毒扩散般的速度在数小时内传遍整个学校,甚至被传播到附近的他校内。


得到消息的人要么是心惊于竟然出现了能够让飞鼠受伤的人,先不提他本人谜一般的实力,那可是随时随地都有安兹乌尔恭中战力拔尖的成员跟随在侧的人;要么就是担心接下来要在失去管束且因束缚者被伤而更显暴戾的那些成员们的各种蛮不讲丨理的行为。当然,也有野...

【转载代发】来自可爱妹子@尾行未遂 的延伸粮

上星期六,很荣幸收到一封私信, @尾行未遂  妹子问我可否给我的文画条漫,妹子在画之前还亲切地询问了我的意见,并在第二天将成品发了给我。

经商议之后,决定由我代发。


条漫清晰地将我心目中的佩洛洛跟飞鼠桑展现了出来,特别高兴ww

再次谢谢尾行未遂。


特别喜欢垂头说着:“隐约听见飞鼠桑提起过,就买回来尝尝了。”那里,那个发型很好地凸显了佩洛洛的放荡不羁。之后的【真好应付啊】也加得特别棒!将佩洛洛隐藏的黑暗很好的体现了出来!

诸君,我喜欢这篇条漫!!特别喜欢!

能得到这样的回馈真的是我天大的荣幸!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男孩那些事 【公会成员×飞鼠】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男孩那些事 【公会成员×飞鼠】


搞事情搞事情w

希望不会被禁吧_(:з」∠)_



随着太阳的西斜,学丨生们一天最高兴的时间——放学也终于到来了。而这一天,佩罗罗奇诺更是显得比之前显得更为兴丨奋。


他一步跨到飞鼠的座位旁,等着他慢慢收拾好书包,迫不及待地拉起就走了。


被拽着走得踉踉跄跄的少年回过头,对有些措手不及的塔其米和乌尔贝特说:“塔其桑、乌尔贝特桑,我今天跟佩罗罗其诺桑约好了去他家玩游戏,所以先走一步了……佩罗罗其诺桑,你步子迈得有点快,我跟不上了……”几乎在飞鼠才给还悠闲坐在位置上的两人挥几下手...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谈判 下 【公会成员×飞鼠】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谈判中【公会成员×飞鼠】


“想来,是我们最近有点过火了,警丨察先生担心我等不受控丨制,所以借此良机来场下马威?”翠玉录慢悠悠地说着,手中厚重的书籍‘啪’地一声合上,嘴角咧开一个恶意满满的嘲讽弧度。


他随意地将书放在一旁,将双手插丨入裤袋悠闲地从一个不显眼的角落走到田原身前,歪头打量着眼前的警丨官。“呐,警丨察大人,我说的没错吧?”


“当、当然没这回事!”数次与安兹乌尔恭成员交锋过的田原自然知道此时并不适合与这个帮丨派起冲丨突。


与这一区的其他不良帮丨派不同...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雨【公会成员(主翠玉录)×飞鼠】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雨【公会成员(主翠玉录)×飞鼠】


PS.目前最糟糕的一篇,真 · 慎入_(:з」∠)_


大概,那是一生只一次的场景。


少年穿着单薄的白色衬衫,闭眼仰起头,仿佛想要拥抱什么般张开双手。


雨水滴落在少年的黑发上、衣衫上,甚至连睫毛上都沾染了水珠。湿透的衣衫紧贴着少年的肌肤,凸现出少年美好的身体曲线,例如那比普通男性要纤细的腰身,胸前粉嫩的凸点带着点青涩的味道。少年忽而扭头,对着几步外的同伴微笑,淡淡的笑容却带着深深的幸福和满足感。仿佛被雨水湿润过的瞳孔微微眯起,有着春天青草的清新,又带...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沉沦【公会成员(主翠玉录)×飞鼠】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沉沦【公会成员(主翠玉录)×飞鼠】


翠玉录


一切始于那双朝自己伸出的、仿佛救赎的手。白皙、修长、纤细的指尖闪烁着微弱的光辉,第一次感受到接纳和包容的翠玉录有些呆滞。


强大如他,从来对于同伴这个概念感到不屑,若非因为近乎无限的挑战实在无趣,他甚至根本连加入团体的念头都不会有。原本只是打算短时间的彼此利用,如今却真的有些贪恋上这难得的、纯粹的、温暖的人。


【来了你就不会想走了。】


翠玉录垂头轻笑,虽然被乌尔贝特说中了有些不爽,但此刻感受到的暖意却足够抵消这情绪。


无力的翠玉录被飞鼠扶持着回到了安兹乌尔恭...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翠玉录【公会成员(主翠玉录)×飞鼠】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翠玉录【公会成员(主翠玉录)×飞鼠】


作者已死_(:з」∠)_


天台是翠玉录最喜欢的地方,只要想要逃课的时候,他都会在那里。


这是飞鼠上体育课时,几次无意仰头看到翠玉录站在那里往自己这边瞧时发现后,私底下问了才知道的。


今天第三节又是体育课,依旧的自由活动。基本上的学生都是随便找个地方偷懒聊天,会认认真真找样球类运动来玩的,也就只有飞鼠和陪着他玩的三人。


翠玉录站在天台上,靠着铁丝网拿出烟点着。目光柔和地看着飞鼠在篮球场跑跑跳跳,不时有意无意地往自己的方向看过来,带着大大的灿烂笑脸。每一次投球成功发出的欢呼声...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风纪委员的工作【公会成员(主塔其米)×飞鼠】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风纪委员的工作【公会成员(主塔其米)×飞鼠】


就在九人的自杀分改名为安兹乌尔恭,并以此为团体名打出名声那段时间,YGGDRASIL所在这一区彻底爆发了大型争斗。包括YGGDRASIL在内的数所三流学校为了这一区龙头老大的名号,开始了对他校学生无差别的打斗,几乎只要是遇上不同校的学生,二话不说就开始了斗殴。


这种疯狂的情况即使在警察的介入下,也没有任何好转。


如今被称为黑暗时代的那段时间几乎是所有战力不足的不良们的噩梦,即使是飞鼠,在那段时间也被同伴们私下教导了不少知识,一对一的技巧,一对多的技巧,甚至连如何技巧性的逃跑(...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风纪委员的徇私枉法【公会成员×飞鼠】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风纪委员的徇私枉法【公会成员×飞鼠】


近日来,找飞鼠挑战的人愈发多了起来。尽管以飞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怕他们,但是每天都像虫子一样涌来一大群,再怎么脾气好的人都会变得不耐烦吧。


这天,总算不耐烦的飞鼠一拳将人打倒,狠狠地一脚踩在对方的胸口。向来带着温柔笑意的脸上变得阴沉,“说吧,为什么要挑战我。”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躺在地上喘息着。


“我以为那些传说已经足够让大部分人知难而退了。稍有名气的想要挑战我我还能说欣赏他们的勇气,但是没想到我居然也会沦落到天天被你们这种小角色玩车轮战的一天。开头几天还说许久没体验过有些新鲜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教堂【公会成员(布妞萌)×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教堂【公会成员(布妞萌)×飞鼠】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飞鼠双膝跪地,垂头虔诚地低声念着主祷文,虔敬谦卑的姿态使本就长相精致的他更惹人爱怜。


只打算随便找个安静的地方睡个懒觉的布妞萌在进入这个教堂时,看到的就是一个少年沐浴在彩色的光辉下,脸上的谦卑在看到友人时,瞬间绽放的笑容点缀了脸庞,使其变得生动起来。


“布妞萌桑?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还以为这能成为我一个人的秘密基地呢。”飞鼠带着柔软的笑容走近友人。背对耶稣像的他同时也背着光,原本精致的脸变得模糊不清,但清澈如一股清泉的声音不仅...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女装【公会成员(佩罗罗其诺)×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女装【公会成员(佩罗罗其诺)×飞鼠】


某天,从安兹乌尔恭的根据地里传出清脆的铃铛响,叮叮当当地似乎带着某些节奏。声响持续了一会儿就停止了,过了不久又在响了起来。


房间内,长相清秀精致的男生几乎将自己略显瘦弱的白皙身子展露无疑,只在重点部分用薄纱半遮半掩。手腕和脚腕套上金闪闪的套环,刚才的铃铛脆响正是从这上面发出。少年脸上尽是认真和严肃,仿佛这是在向神献舞。


在他跳动时,挂在脖上的金色项圈也随之上下摆动,项圈上的彩色玻璃石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使少年看上去更为神圣。象牙般的身体不带任何色情的扭动着,将这美好躯体半遮半...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群架【公会成员(最初的九人)×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群架【公会成员×飞鼠】


这还是在安兹乌尔恭没叫安兹乌尔恭,而是叫九人的自杀分的时候的事情。


“次奥他妈一群臭不要脸的家伙,居然玩群殴。”当时刚组成的小组意外地马上受到了各方的打击。


“大家对不起,大概都是因为我当初做得太出格了。”作为当时小组领头的塔其米一边挥拳击倒朝自己猛冲过来的对手,一边道歉。曾经的塔其米在追求不良的正义上过于执着,因此得罪了不少团体,还有不少是目前的九人的自杀分无法抵抗的比较强大的团体。


在被包围的圈子里,其中一个男生显得特别格格不入。他大口喘息着,清秀精致的脸上被汗水和血水染上污渍,在夕...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左拥右抱的飞鼠【公会成员×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左拥右抱的飞鼠【公会成员×飞鼠】


*在乌尔贝特的回归之前写的一篇,不小心被我遗忘了【哭笑】


午休即将完结时,好学生飞鼠准备回教室了。正好塔其米等三个跟飞鼠同班的人都有事要干(例如干架、单挑、斗殴等),就由跟飞鼠关系相当不错的女性众簇拥着往飞鼠的教室走去。


长相萝莉的泡泡茶壶抱着飞鼠的手臂,用娇嗲的声音对飞鼠讨论着什么,“之前飞鼠桑送给人家的东西,人家好喜欢的!天天都在用哦~”


飞鼠微微垂头看她,伸手揉揉泡泡茶壶的头,很小心地没有揉乱对方的发型,“那就好,有需要跟我说,我再去给你买。”温柔的笑容和宠溺的话语,几乎...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归来的翠玉录【公会成员(主翠玉录)×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归来的翠玉录【公会成员(主翠玉录)×飞鼠】


刚上完上午第一节课的飞鼠坐在位置上,一边玩着填字游戏,一边跟同伴们聊天。忽然手机一抖跳出一条短信。


——已回校。


飞鼠点开一看,是翠玉录。他猛地站起来,特别高兴地跟另外三人说,“翠玉录桑回来了!”说完就往隔壁班跑。


这几天翠玉录一直没来学校,跟翠玉录有直接联系的飞鼠知道,那是因为翠玉录的母亲突然病重,为了能更好的照顾母亲,他根本分不开身回学校。


飞鼠刚跑出教室门就看见翠玉录正提着书包站在走廊,将身子倚在栏杆上。烟雾缭绕,模糊了对方温文儒雅的脸,金丝边的眼镜让人一...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吃醋的乌尔贝特【公会成员(主乌尔贝特)×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吃醋的乌尔贝特【公会成员(主塔其米)×飞鼠】


单挑篇


两人还是赶在午休完结之前吃完了午饭和饭后甜点,甚至吃完之后还有不少时间剩了下来。吃饱了就爱犯困的飞鼠瘫在桌子上,眼睛一眨一眨的。


房间里在午睡的人不少,保持清醒的几个也各有事做。刚才佩罗罗其诺、乌尔贝特跟塔其米低声说了些什么后,佩罗罗其诺保持着爽朗的笑容对半睁着眼,显得特别懵懂的飞鼠说,“飞鼠桑,刚才老师似乎让我去教员室一下。那就一会儿见啦❤”


飞鼠抬起头,表情似乎是在奇怪从来为了不惹事几乎不管学生的老师怎么会忽然喊佩罗罗其诺去教员室,但他并没有细问,只是...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单挑【公会成员(主塔其米)×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单挑【公会成员(主塔其米)×飞鼠】


午休前最后一节课是数学课,饥饿跟对于数学的幽怨导致课时似乎无穷尽地长。坐在飞鼠旁边的塔其米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转笔玩得正高兴。


忽然从教室另一端明目张胆地扔过来一个纸团,在砸中塔其米的后脑勺之前被塔其米一个后仰躲开了,纸团完美地掉落在桌子正中央。塔其米眯眯眼往纸团来处看去,只见几个聚集在一块的不良青年正一脸坏笑,除了快要涌出来的恶意之外,还有点没偷袭成功的遗憾。


一边,眼角睄到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的飞鼠抿唇,精致的脸上明显地透露出他现在的心情。那一脸的不高兴,比起生气要揍人,更像是心...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上学【公会成员×飞鼠】

【overlord同人】学院paro—上学【公会成员×飞鼠】


面容清秀的男生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插入裤子口袋,头发柔顺地贴服在脸颊旁,校服也整齐地穿在身上,步伐不快不慢地走过校门,往其中一间教室走去。


看似好学生的他在这个聚集着附近大部分不良的三流学校里显得特别格格不入,看上去也特别容易被欺负。然而就这么一个面带微笑的乖宝宝,每经过一个地方,都会引起一阵骚动。


少数比较胆大的学生眼中带着明显的挑衅,偏偏连靠近他身遭半米都不敢,只能眼睁睁看着男生带着温柔的笑意离开。大部分学生都是带着尊敬的目光和近乎九十度的鞠躬,恭送对方。


男生就这样走到大概是整个学校里最干净的教...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饼干【公会成员×飞鼠】

新系列,文名招募中!然后这大概会是想到什么写什么的片段式同人。如果以后写得足够多了我在考虑一下整理成章节式吧。


正文:

中午,飞鼠从书包里拿出一袋饼干,塞进自己的便当盒里,这是他瞒着同伴们私底下练习了好几次才成功的零食。


团体里总有几个人中午不吃午餐,让他担心几人的成长。但若只给这几个单独做,对其他同伴们似乎也不公平,所以干脆多做了些,每人都能分到四五块。


来到属于安兹乌尔恭的领地,拉开教室门就看见要么在商讨着对敌战术的认真派,要么就是用各种奇异姿势在玩手机/游戏机的怠惰派,还有就是认真对决中的战斗狂。


这群人,如果我不来是不是都不打算吃饭了。飞鼠叹息一声,然后再次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