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二次舞团设定——第九章【守护者(潘多拉)×安兹】

【overlord】二次舞团设定——第九章【守护者(潘多拉)×安兹】


强行完结了事件_(:з) ∠)_ 下次有【伪】开车(大概)


当安兹将视频的后期做好,正在导出视频时,手机响了。接通后,一如往常的潘多拉洪亮的声音马上传了过来。


“安兹大人?在下没有打扰到您吧?”尽管声音很响亮,但安兹还是听出了他语气间的小心翼翼。


“没有,正好完成了下期视频的后期。事情已经办妥了?”安兹放松身体,靠着椅背转了半个圈,将视线从电脑屏幕移开。望着窗外翠绿的景色,姿态轻松地说。


“是!已经办妥了。以后那件事不会再次成为安兹大人的困扰!”潘多拉在另一边信誓旦旦地说,安兹几乎可以预见对方正在电话的对面大力拍着自己的胸脯,以示保证。


安兹幻想着那画面,不由得露出一个好笑的表情。在潘多拉发出疑问前,他开口说:“你们都辛苦了。都已经五点多了,不如大家出来吃顿饭?我记得雅尔贝德和亚乌拉说知道有一家很好吃的日本料理店。”


安兹根本不用问就知道,潘多拉那边一定聚集了所有成员。他们对于曾经的安兹乌尔恭舞团是多么介怀,大概只有安兹最清楚了。虽然他们都尽量在安兹面前隐藏自己的不满,但又怎么瞒得过最在乎同伴的安兹。


另一边的潘多拉明显没想到全员到齐的事情会暴露,一时失语后,才用有些尴尬的声音说,“好的安兹大人,那在下去问问其他人的意见跟店铺的地址。”


接下来安兹模糊间听见潘多拉宣布安兹邀请他们一起用餐的事情,以及立刻响起的欢呼声。安兹就这样举着手机笑着。


潘多拉并没有让安兹等太久,“安兹大人,那么十五分钟后,在下就会到您楼下接您。”


“我自己去就……”


未等安兹说完,潘多拉难得直接打断了安兹的话,“父亲让我给安兹大人送点东西。”


“不用啦,我家里又不缺什么。”安兹推辞着。


“前几天父母出国旅游,带了点特产和礼物专门给您的。”


“好、好吧。那十五分钟后我在楼下等你们。”


“是!”潘多拉挺直身板回应后,等另一边的安兹挂断电话后才放下手机。转身对重新用各种姿势玩手机的同伴们说,“我去拿车钥匙。”


潘多拉进到房间内,走到电脑桌前抓起车钥匙和放在一旁的一大袋杂七杂八的礼物,正想往外走,房门再次被打开。一名面容温柔恬静的妇人正站在门口,看见潘多拉手里的车钥匙,“要出门吗?”


“是的母亲。晚饭我会跟朋友出去吃。”


“小悟也一起?”


“是,正准备开车去接悟表兄,然后再去餐厅。”


“这样你那辆车会太挤吧?你过来,我把那辆九人座商务车的车钥匙给你。另外还有些东西,想让你给小悟送去。”


“好。”


在放题式的日本料理店,女性们吃下去了让男性众瞠目结舌且甘拜下风的份量。所以当潘多拉要送她们回家的时候,都被婉拒了,说想要去附近商店逛逛消消食。其他成员也决定各自回家,所以最后车上只剩下潘多拉和微醺的安兹。


“没想到雅尔贝德她们……看上去那么瘦小,居然这么、能吃啊。最后,她们是不是、还、还点了一桌子甜点啊?女性真是、不可小觑啊。”安兹有些难受地靠着椅背闭上眼休息。


“是啊,她们说着甜点装得是另外一个胃,一边几乎把餐单上的甜点都叫了一份。”潘多拉笑着回应,“安兹大人,如果不舒服就好好休息一下吧。等到了在下会叫你的。”


“唔。”安兹应了一声,“独处的时候喊我名字就好了啊,潘多拉。”


“是,悟表兄。”


“所以说,我是让你别、这么拘谨了。敬语什么的、也别用了啊,我们俩,平辈不是么?”


“好。”


“啊这情况下,我似乎也提不了、伯父伯母送我的东西了。”安兹停了一下,接着说,“潘多拉,你上来坐坐吧。这样下去我可能在到家前就失去清醒了。”


“那么,需要我住一晚吗?”


“只要你不嫌弃我的床小。”安兹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许久没来过客人,客房已经被我的杂物堆满,不能住人了。”


“自然不会嫌弃。好久没跟悟表兄睡一张床了,真怀念呢。我期待着。”潘多拉咧开嘴。为了让安兹能够更好地休养,特地关掉灯光的车内一片昏暗。后排的安兹就算睁开眼盯着潘多拉,也不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看到潘多拉嘴角那抹极度兴奋的笑容,和眼中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光芒。


接下来,潘多拉就再没有得到安兹的回应了。知道对方已经睡熟了的潘多拉轻轻把空调温度调高些,免得安兹因此感冒了。


当车子停在安兹家楼下,潘多拉拉开车门就看见毫无防备的安兹侧着脸,安稳的呼吸声在静谧的环境下低低响起。安兹额前细碎的发丝垂下,半遮盖住安兹的眼,原本精致的脸因为喝过日本清酒而染上一丝酡红,使他的睡颜更显乖巧和柔软。


“悟表兄?”潘多拉轻喊一声,见安兹并没有转醒的迹象,他弯下腰,将安兹公主抱了起来。安兹缩在潘多拉的怀里,贴着胸膛的脸颊轻轻蹭了蹭,然后仿佛感觉有些冷地往潘多拉怀抱深处再缩了缩。


潘多拉带着近乎爱怜的目光看着缩在自己怀中的安兹,缩起肩膀将脸凑近安兹。安兹温热的吐息喷洒在潘多拉脸上,潘多拉虔诚地将自己的唇靠近安兹的唇边。停顿许久,终究还是没有贴上去,反而向上移了些,吻在了额角。


得到一个偷吻的潘多拉有些吃力地拉上车门,锁好。小心翼翼地护着怀里的人,不让他吹到一点风。


到家门口时,潘多拉轻轻放下安兹,让他能够靠着自己,然后从安兹的裤带里翻出一串钥匙打开门。


评论(3)
热度(23)
< >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