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北岸

安兹乌尔恭大人万岁‖福尔摩斯系列、狄仁杰电影系列、无间道系列重度沉迷中

【overlord】二次舞团设定——第八章【守护者×安兹】

【overlord】二次舞团设定——第八章【守护者×安兹】


安兹大人的一篇文章就直接把字数撑爆了………………下、下章一定来个了断_(:з) ∠)_


正文:


塔其·米

刚刚

关于当年的真相。http://t.cn/RtoJ2PA


——————


看完这篇之后,我想想要破口大骂的人一定很多,对我,对曾经不负责任一走了之的安兹乌尔恭的成员们。但是我们已经逃避到今天,让无辜的飞鼠桑背负着一切骂名到现在。在得知飞鼠桑宁愿背负一切罪名也要让我们成为粉丝们心中的完美时,连我自己都忍不住要痛骂当初的自己。现在也是时候,该将当年的真相公诸于世了。


………………


通篇下来,说出一个事实,就是当初的集体退团,根本不是飞鼠做了什么逼迫成员们不得不退团的事情。而是成员们自己因为现实各种各样的事情,不得不选择退出,只是正巧发生在同一段时间里。


但却因为他们全员退出的决定过于决绝和武断,甚至连在最后上一次微博给予粉丝们一次正式的公告都没有,只是由飞鼠通过官博一次次地发出冰冷的公告。他们根本没预料到成员们会接连退出,而且飞鼠还会在没有任何援助的情况下选择了最困难的一条路——维护他们的声誉。


粉丝一时间完全失去了所有战力,所有人都想起了当初,飞鼠一个人苦苦维持着安兹乌尔恭的时候,在所有人都对他破口痛骂的时候,几乎全部粉丝都弃他而去的时候。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总算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的粉丝们,特别是安兹的个人粉,总算开始用各种言语攻击塔其米及其他成员。


而塔其米,或者应该说操纵这个账号的人——从口吻用词各方面来看,文章内容应该不是由塔其米执笔。然而当初的微博并不像如今这般成为人们的日常之一,所以安兹乌尔恭的成员们并不热衷于在微博发博,导致如今已经无法确认文章的确切执笔人——已经没有再出声,只是默默地任由评论转发中充斥一片谩骂,如同数年前,安兹还用着飞鼠作为圈名时,甚至改名为安兹之后近一年内的情形一样。


有些理智的还能够只是一顿指责,没有理智的几乎是将其当成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家伙在痛骂,语气口吻近乎于人身攻击,还有不少特地跑到安兹主页道歉的,例如当年出口谩骂的、冷眼旁观的、心底鄙视的。


但此时此刻的安兹却没有给予任何回应。正因如此,大家更显得担心。只要是对纳萨力克有一定程度了解的人,都知道作为团长的安兹并不擅长向大众表达自己的负面情绪。不管多大的事情,他都习惯自己收着,藏起来调整好心情才会再次出现。


大家会知道这些还是因为某次拍摄时,经历了多次失误的安兹离开房间去了好久都没回来。担心的成员们到处寻找,最后在厕所隔间才发现正默默垂泪的安兹。成员们悄悄离去,并没有惊扰到安兹。最后等安兹回来后,他已经完全没有一点软弱的迹象,除了一双略红的眼眶显示了他刚才的状态。


为此心疼不已的成员们总是会在看似不经意的时候,提及自家安兹大人的倔强、不认输和勤劳,而每次提及这点总会换着法子说起这件事。导致只要是粉安兹乌尔恭,不管喜欢的是哪一位,都会被灌输安兹乌尔恭的团长是多么美好的人这样一个理论。甚至有人开玩笑地说,纳萨力克根本就是尊团长为神的邪教,如果你不爱团长安兹乌尔恭,你就没有爱纳萨力克的资格。而由喜欢其他成员到疯狂迷恋安兹的粉丝也不计其数,有人总结:安兹的人格魅力几乎可以不分男女老少,甚至足够超越种族。


不仅安兹,连带纳萨力克的所有成员都仿佛瞬间被禁口了一般,全都没有对这件事表达任何意见。明明刚才还那么义愤填膺地明嘲暗讽着,却在文章发出来之后的数分钟内停下一切活动。


一小时之后,一直没有发声的安兹终于在粉丝即将爆发前,也发了一条头条文章。


安兹乌尔恭

刚刚

都过去了 http://t.cn/RtoJO9M


原本是想等这场风暴自动过去的,但却未能如我所愿。我想如果我再不出来的话,大概大家就要爆炸了。


正如我一直在说的,都已经过去了。我的初衷也不是为了在真相公诸于世之后,得到所有人的同情和道歉和心疼等这些情绪才决定将事实闭口不谈。在我心中,代表了安兹乌尔恭舞团的一切都是充满光辉和荣耀的。先不说塔其桑他们并不是故意为了给我造成困扰才正巧在同一时段里决定退团,他们将三次元、现实的事情放在第一位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我知道曾经那些粉丝们会怀疑我私底下的行为导致他们的集体退团,也不过是因为太喜欢他们了,导致在没能得到准确答案的时候只能选择将气发泄在留下来的我的身上。


我能理解,因为我如同粉丝们一样喜欢着安兹乌尔恭舞团,喜欢着曾经和我一起成为众人焦点的同伴们,我喜欢得不得了。最疯狂的时候,我可以说是最痴迷于安兹乌尔恭的粉丝也不为过。我比大家强的一点就是,我亲身体会着成员们的强大,他们对于舞蹈的喜爱,他们对于喜欢自己的粉丝是如何的感激,近乎无时无刻都在考虑着下一次跳什么、有什么特别的福利、该穿什么样的衣服。有段时间,我们还考虑过要设计一件团衣,以后就穿着团衣跳舞。


说实话,当时我就已经对自己作为团长的职责感到迷惑,因为成员们的强大和热爱,我几乎没什么需要做的。唯一能够作为贡献的,只有练习练习练习。把每一个动作都练到熟记在脑子里,预约练习室和也许会需要的下一次的拍摄场地,有时候调节一下某些成员之间的吵架。听上去就特别杂务的感觉。


安兹乌尔恭舞团的成员们都是很厉害的人,在各个领域里。现实的职业不说,仅是作为娱乐的活动都能够轻松超越苦练多日的我,说实在的,我真的特别不安。


在成员们开始退团,舞团也面临解散的前几天,我的不安达到了最高点。然后当第一位成员开始告诉我,他已经兼顾不来的时候,虽然有些不尊敬,但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啊终于来了。然后,大概也是如我预料却是我最不愿意面对的后续,大家都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只能做出退出的决定。


说不难过,是连我自己都不会相信的谎话。但难过却不足以表达我所有的情绪。如果一定要用些什么来形容的话,大概只有老套的: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但最终我还是站了起来,依靠着现在拥有的同伴们,和在那种情况下依旧选择相信我的粉丝们。我特别记得有一位粉丝在我最消沉的时候,在我的私信页面这么留言说。


【飞鼠桑,虽然我到现在依旧不知道事实的真相是什么,但是我相信那个曾经在录视频时被我发现后,悄悄地将我当时最爱的乌尔贝特桑拉过来,硬是让满脸不耐烦的他给我签名的人,那个之后一直站在我背后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直到安全搭上车才愿意离开的人,那个在发现我坐的公交车经过身边并看到我后,笑着拉起乌尔贝特桑的手朝我招了招的人,那个对于同伴的粉丝都能这么温柔体贴的人,一定不会做出这样卑劣的事情。】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更甚于相信全世界的流言蜚语。】


那位粉丝,你大概永远不会知道你的话,对于一个绝望到好几个瞬间都想结束生命的人,是多么珍贵。


说了这么多,虽然一开始就说不是想得到安慰、同情什么的,但这样的文章发了出去,大概还有这样的嫌疑吧。


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就算再怎么在意,都已经渐渐消退了。所谓时间是最好的医生,还是很有道理的。我没有怪任何人,更不会恨任何人。严格来说这件事大概还是选择了隐瞒真相的我的错,所以希望大家也别再追究了。


最后,在给塔其桑的回复中,我看到了有人要人肉以前成员的私人资料,希望你们是开玩笑的。如果是认真的,甚至已经采取了行动,我要求能够立刻停止这种骚扰性的行为。事到如今牵扯出陈年往事已经足够让人难堪了,连本该平静的现实生活都不放过,比当初恶意揣度我还要恶劣。


评论(3)

热度(42)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