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二次舞团设定——第四章【守护者×安兹】

【overlord】二次舞团设定——第四章【守护者×安兹】


一会儿还有第五章


这几天,安兹明显心情不太好,说心情不太好似乎也不太准确,应该说情绪不太对比较正确。


虽然练习时依旧很用心,但是休息时却一直看着手机,连其他人凑上前跟他聊天,他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担心不已的团员们马上派出他们中最强的一位。


第二天,潘多拉突兀地出现在练习室。正好完成热身运动的安兹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口旁观摩的潘多拉,“潘多拉?你怎么过来了?家里事情处理好了?”


潘多拉对着安兹行了个浮夸的军礼,姿态语气都务必认真,“是的安兹大人,请容许在下即刻归队。”


安兹强忍着笑意走过去,带着点宠溺的拍了拍潘多拉的脑袋,“好。那你也过来一起热身吧。这么久没练习,我要看看你有没有生疏。”


“当然不会!在下就算请假在家,也会自行挪出点时间练习的。”潘多拉精神满满地跟安兹说。


“是吗?我更要好好看清楚了。”说着,雅尔贝德按下播放键。激烈的音乐猛地响起,带着将青春和泪水火热地挥洒出去的激情,对着镜子的数人用力甩手扭腰,帅气的动作一个个做出。


练习完后,安兹满意地看着潘多拉那张跟自己有五六分相似的脸,“不错。”激烈的舞蹈后,连安兹自己都不住喘息着,反而潘多拉却连呼吸都没有加快过。


潘多拉看着神色满意的安兹,笑得开怀。虽说潘多拉跟安兹在相貌上有五六分相似,但更硬朗的五官使他看起来偏向帅气,而非安兹那般精致。


笑起来那瞬间,安兹恍惚以为又一次见到了以前的同伴,那个从来笑得最爽朗的大男孩,也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佩罗罗其诺。安兹的眼里翻涌起怀念,他伸出手贴在潘多拉的脸庞边,带着有些寂寞和哀伤的表情低喃着,“佩罗罗桑……”


他以为自己的声音小到只有自己听得到,却没注意到潘多拉眼底一闪而过的犀利。


休息时,安兹一如前几天那般,只是对着手机屏幕发呆,对同伴们的谈话内容并没有以前那么在意。


雅尔贝德对潘多了使了个眼色,潘多拉幅度轻微地点了点头。然后嬉皮笑脸地凑到安兹旁边,“安兹大人在看什么啊?看得这么入神,难道……”当屏幕上的内容映入眼中,潘多拉的话猛然一顿,原本的笑脸也瞬间沉了下来。


雅尔贝德跟旁边的迪米乌哥斯对视一眼,对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更为好奇了。


正当迪米乌哥斯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潘多拉忽然提高嗓音,用近乎质问的语气向安兹提出疑问:“安兹大人难道您真的想要去见那群叛徒吗!”


其他人一惊,心思完全在手机上的安兹是被耳边忽然的高音吓到,而雅尔贝德和迪米乌哥斯则是为潘多拉话中的那个‘叛徒’。能被潘多拉称之为叛徒的,以及那当着安兹的面也毫不掩饰的鄙视和不屑的语气。


“潘、潘多拉?”安兹用惊魂未定的表情转头看着潘多拉,显然还没从刚才忽然在耳边响起的高音中回过神。


潘多拉双手握住安兹捏着手机的手,将自己的脸凑到无比亲密的角度,刻意压低的嗓音透出一点难过。“安兹大人,您真的要去见他们吗?”同时还没回过神来的安兹一瞬间想到的是这声音跟乌尔贝特桑好像。


安兹将这些纷乱的想法压下,将注意力收回放在潘多拉身上。忽然就反应过来刚才潘多拉说了什么,他有些无奈,还有些生气地说,“潘多拉,他们都是你的前辈,你不应该用这样的语气和词语说他们。”他的无奈是真的,气愤也是真的。


他终究还是为曾经那些人而生自己的气,为了那些毫无犹豫地抛弃了他的叛徒们。潘多拉用力握紧安兹的手,安兹更重视以前同伴的事实深深伤到了他,但他却依旧不敢、不舍得对安兹发脾气。


安兹哑然看着潘多拉眼中浓郁的哀伤,仿佛自己做了什么伤透他心的事情。像刚才那样伸手揉揉潘多拉的脑袋,双手却被紧紧抓着。面对潘多拉委屈的模样,安兹心有不忍,但却不打算为刚才的话道歉。


在安兹心里,没有什么比同伴重要,连以前的安兹乌尔恭如今的纳萨力克都排在同伴的后面,不然也不会沉默着任由成员一个个退出,甚至背负着用手段逼迫同伴退出团队的骂名都没有为自己出声辩解。他宁愿自己背负一切,也要让同伴们在大众心中留下最光辉美好的形象。


最后他叹息一声,“我还没决定好。”嘴角浮起一抹苦笑,“我是个胆小懦弱的家伙,就算我愿意默默承受那些骂名,我却没有勇气去亲自面对他们。”


“才不是!”一旁的雅尔贝德忍不住为安兹辩解,只有她知道此刻自己的内心是如何地抽痛着,仿佛被把钝刀子一下一下地割着。“安兹大人……是我见过的,最坚强伟大的人。”


一旁的迪米乌哥斯点头表示同意,当然他的眼中也满是心疼地看着安兹。


安兹知道如今纳萨力克的成员是如何看自己的,又是如何看待曾经的同伴和他们的行为的。不负责任地将团体抛弃,干净利索地离开,在他们眼中与背叛无异。但对于安兹而言,或者说对飞鼠而言,仅仅是拥有过跟同伴一起的回忆就足够了。


“那么,请允许我们陪同。”在一阵沉默后,迪米乌哥斯首次开口。


评论(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