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风纪委员的徇私枉法【公会成员×飞鼠】

【overlord】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风纪委员的徇私枉法【公会成员×飞鼠】


近日来,找飞鼠挑战的人愈发多了起来。尽管以飞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怕他们,但是每天都像虫子一样涌来一大群,再怎么脾气好的人都会变得不耐烦吧。


这天,总算不耐烦的飞鼠一拳将人打倒,狠狠地一脚踩在对方的胸口。向来带着温柔笑意的脸上变得阴沉,“说吧,为什么要挑战我。”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躺在地上喘息着。


“我以为那些传说已经足够让大部分人知难而退了。稍有名气的想要挑战我我还能说欣赏他们的勇气,但是没想到我居然也会沦落到天天被你们这种小角色玩车轮战的一天。开头几天还说许久没体验过有些新鲜感,但不愧是快两个星期了,我也厌倦了。”飞鼠额际的碎发散落下来,遮挡了半张脸。原本精致耐看的脸此时却透露出一股阴冷,低喃般的话语听起来甚是吓人。


飞鼠看见对方没有回应的意思,就继续说,“我不像同伴那样喜欢玩逗弄的游戏,也不太会玩。但我不介意把你交给他们其中一个,让他们陪你好好玩。你比较喜欢谁?乌尔贝特桑怎么样?一点点消磨你的体力,到最后你会在连逃的力气都没有的情况下被他一拳打倒。或者佩罗罗其诺桑更好?还是你想体验一下翠玉录桑神秘的手段?”


感受着脚下的人越来越剧烈的颤抖,鼓起来的肌肉象征着对方想要逃的心思,飞鼠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他。


“这么激动?看来答案是翠玉录桑呢。”原本清澈的声线被刻意压低,话语最后却诡异地上扬。


说着,身后出现了另一把声音,“所以,该我出场了吗飞鼠桑。”


“看来是呢,翠玉录桑。”飞鼠居高临下地说,身后走出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脸上带着儒雅的笑容凑到飞鼠身边。


就在翠玉录打算将人拖进某个无人的小巷口里的时候,那人惨叫着:“我说!我说!所以饶了我吧!”


……


“所以就是有个外校的不良在散播有关飞鼠桑的谣言,说他根本就是个废物,靠着出卖某些东西让我们保护他,并且为了不让飞鼠桑被欺负,还营造出飞鼠桑是绝世高手的错觉来误导别人?”在那人把知道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之后,一直站在旁边观战的佩罗罗其诺笑着总结了一下事情来龙去脉。


正在土下座的某人浑身颤抖着,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大力点头。


“然后你就信了?”微笑的脸猛地阴沉下来,佩罗罗其诺用看白痴的眼神嘲讽地问,“那可是外校的人,打得就是让我们内斗之后损失战斗力的主意。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了?”


从刚才开始就退后一步,噙着笑容仿佛在观赏什么戏剧一样的飞鼠终于再次开口,“你说,那人还提及了一些我小时候的事情?”在得到确切答案后,飞鼠沉吟了一会儿,“你可以滚了。”他对着跪在地上根本不敢动弹的人冷冷地说。


说完,连看他最后一眼的欲望都没有,直接转身就走了,翠玉录和佩罗罗其诺紧随其后。


待远离刚才的地方后,飞鼠才像是放松下来,揉揉有点僵硬的脸。


“飞鼠桑,刚才提到的那个外校的,准备怎么处置呢?”


“跟外校的学生打斗会影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目前还是如履薄冰的和平。而且对方只是在散播谣言,并没有做出要主动攻击的意思,我不想为了这么一个人破坏塔其桑好不容易建立的友好关系。大家都不许出手。”飞鼠歪头想了想说,最后下了决定。“更何况,我大概已经知道散播谣言的会是谁了,今天放学我会去找他聊聊的。”


虽然飞鼠是抱着友好的心思去接触对方,但不代表对方会乐意接受这样的好意。态度偏软的飞鼠与近乎疯狂的对方相比,显然较弱势。而且他也没想到,说好单独见面最后居然演变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交涉失败的飞鼠有些遗憾地离开了。第二天回到学校打算跟同伴们商量一下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却发现有关自己在外校学生面前丢脸示弱的谣言已经广泛流传了。这还是飞鼠听塔其米从其他风纪委员说的。


当塔其米气急败坏地走进活动室,问及细节时,飞鼠才因为不好再继续隐瞒下去,只好全盘托出。


“那是我曾经在孤儿院时,住在一起的其中一个孩子。听他语气,似乎是嫉妒我现在得到的地位,认为那跟我不符,所以才会说些真真假假的话误导别人。我本以为可以通过交涉的办法让他停止这种行为,但没想到他对我的执念太深,说好单独见面结果却找了一些人埋伏在暗处。虽然那些人加起来都打不过我。”


原本倚在墙边的乌尔贝特直起身,他将视线集中在塔其米身上,嘴角带着一贯的嘲讽笑意:“塔其米哟,你想要维持你可笑的正义跟和平我可以当作笑话来看,所以我不会阻止你。但是如果这一次你还打算忍让,把安兹乌尔恭的脸面扔到别人脚底下,任他们践踏的话,就算要与你那可笑的风纪委员全体为敌,我也去把那群敢侮辱安兹乌尔恭boss的人碾爆了。”


翠玉录温文尔雅的声音在角落响起,“抱歉塔其米,这次我站在乌尔贝特这边。”


紧接着佩罗罗其诺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也站了起来,“加我一个。”


然后安兹乌尔恭在场的所有成员都站起来表示支持。


塔其米面对近半数的团体成员,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我虽说是风纪委员,但我首先是安兹乌尔恭的成员之一。敢践踏安兹乌尔恭之名的人,均施以绝对的制裁。”


于是,作为一个根本阻止不了成员们暴动的boss,飞鼠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簇拥着自己来到临近的另一个三流学校门口。


原本还想视而不见的外校学生在看见门口被他校学生,而且还像是YGGDRASIL里的安兹乌尔恭的成员。该校的风纪委员急匆匆地来到校门口,看见塔其米后马上瞪大了眼睛,疑似恼羞成怒地对着塔其米大吼,“塔其米!你这是想干什么!这么快就想打破刚制定好的和平协议吗!”


塔其米不为所动,他在面无表情地站在一群人的最前方,“你们才是最想要破坏和平协议的人吧。当初我就已经说过了,任何事情我们都能够坐着好好商量,只要是牵扯到安兹乌尔恭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商量。我不管你们是打算用这次事情来试探我还是怎么地,我话放在这里了。让那个人滚出来给我们安兹乌尔恭的boss赔礼道歉,不然就算要破坏协议,以后你们校的,我见一个揍一个,绝不留情。”


“见一个揍一个这么爽的事情,加我一个呗。”泡泡茶壶踏前一步,美丽的脸庞上尽是嗜血的笑意,原本可爱的嗓音染上了一丝阴郁。


“难得我跟老姐持有同样意见呢。不过我向来没有分寸,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揍到你们连报警都做不到哦。”


“没有人可以侮辱了安兹乌尔恭之后安然离开,安兹乌尔恭之名绝不可被玷污。今天起就把这句话刻在你们校门口怎么样。”


“一个破烂协议就想约束安兹乌尔恭?要告诉一下你们曾经侮辱过安兹乌尔恭的人的后果吗?”


对着泡泡茶壶站出来支持之后,其他成员也跟着开口。簇拥在中间的飞鼠一脸漠然(实则依然懵逼)地看着这一切,最常见的微笑此刻显得胸有成竹,仿佛他只是过来看好戏的。


在同伴们一个个都或激动或嘲讽地说完自己的威胁后,他才悠悠然地开口,“好了各位,既然对方觉得自己没有错,那么这次挑衅就视作赖村中学对安兹乌尔恭的开战宣言。各人员马上做好战斗准备,”飞鼠伸出舌尖在唇边上轻舔一圈,清秀的脸此时被战意充斥着,透露出一丝疯狂,“难得的帮战呢。自从我等安兹乌尔恭打出名声后,就没体会过的战争,这次面对一个学校的敌人,我们来好好享受吧。”


回应他的是身边的一声声大吼,就连向来最冷漠的成员都激动地表示着对战争的渴望。


面对安兹乌尔恭对上一个学校的人数作为敌手还能如此兴奋,对方学校显然怂了,不说普通混混级别的学生,就连对方的风纪委员都自认不可能打得过这群人。


最后,他们将造谣的学生扔到飞鼠面前跪地道歉,不仅没抗议安兹乌尔恭公然堵他们校门口,甚至连安兹乌尔恭威胁就算要破坏和平协议也要开战的言论都不敢往外传。


事情很快就平息,有关飞鼠的恐怖程度又一次因为各种传言而上升。而作为几乎被恶魔化的传说中的飞鼠此时正在被同伴们称赞着当初在外校学生们面前说的那些话特别有boss范。飞鼠本人表示很高兴,不枉费他费力观察某些人,并尽力表现得跟他们一致。


评论(1)
热度(22)
< >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