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教堂【公会成员(布妞萌)×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教堂【公会成员(布妞萌)×飞鼠】


“……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飞鼠双膝跪地,垂头虔诚地低声念着主祷文,虔敬谦卑的姿态使本就长相精致的他更惹人爱怜。


只打算随便找个安静的地方睡个懒觉的布妞萌在进入这个教堂时,看到的就是一个少年沐浴在彩色的光辉下,脸上的谦卑在看到友人时,瞬间绽放的笑容点缀了脸庞,使其变得生动起来。


“布妞萌桑?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还以为这能成为我一个人的秘密基地呢。”飞鼠带着柔软的笑容走近友人。背对耶稣像的他同时也背着光,原本精致的脸变得模糊不清,但清澈如一股清泉的声音不仅让人听着舒服,更让人心安。


“比、比起我,倒是飞鼠桑,为什么会在上课时间出现在这里?”仿佛刚目睹了天使降世场景的布妞萌少见地结巴着说,“没听说飞鼠桑是基督徒啊。”


飞鼠有些惊奇地说,“嗯?我没告诉大家吗?因为父母在我还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一直是由基督教辖下的孤儿院长大的。大概是从小耳濡目染的结果吧,虽然不是基督徒,但看见教堂还是会进来念一下主祷文。大概跟我们看到神社都会习惯性拜一下差不多吧。”不知道是真的已经不在意了,还是已经麻木了。飞鼠在提及父母双亡这件事时,语气平淡得仿佛只是在提及今天天气不错一样,反而让人觉得诡异。


“孤儿院?但是飞鼠桑现在不是一个人住吗?”


“嗯…孤儿院去年倒闭了,我只好搬出来啦。”飞鼠不经意地别过头,低声说,“大概我真的是某种瘟神吧,所以不管是哪一位神明都不愿保佑我。”


看似无心的低语却引起布妞萌强烈的心疼和惊恐,他大步踏前抓住飞鼠的手腕,“不会的,飞鼠桑,一定不是这样的。”向来口若悬河,心思敏捷的布妞萌在此时却完全词穷,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飞鼠。


他这番焦急的作态反而引来飞鼠的轻笑,“布妞萌桑,没关系的。现在的我觉得很幸福哦。自从遇到塔其米被他所救,还被邀请进小组拥有同伴那天起,我每天连做梦都会偷笑着醒来。”飞鼠俏皮地眨眨眼,。


但是听到这番言论的布妞萌并没有变得更高兴,甚至他在嫉妒着。嫉妒那个第一个遇到飞鼠的人,嫉妒出手救助了飞鼠的那个男人,嫉妒第一个被飞鼠视之为朋友的那个男人。


布妞萌垂头,视线无意间对上少年的手臂,挽起的衣袖下一道丑陋狰狞的疤痕赫然入目。布妞萌知道这道伤疤是什么时候烙刻在少年手臂上的,安兹乌尔恭的成员没有人会不知道。这是在很多人还没加入安兹乌尔恭——而因为成员过少,甚至连团体都不能叫——而且小组名还是九人的自杀分的时候,在一次卑劣的组团围攻中被一个卑劣的人偷袭而留下的。


扭曲的伤痕诉说着当时的危急和少年的机智,但更多的却是让安兹乌尔恭的成员见一次愤怒一次。尽管当初偷袭的人早已经退学,组团的团体们都已经支离破碎,却依旧无法平息他们的怒气。象牙般的肌肤上从此就被这样丑陋扭曲的伤疤破坏了,即使已经痊愈,但伤疤足以将受伤时的情形完整叙诉。


布妞萌一个没忍住,单膝跪地捧起被伤疤盘踞着的手臂,闭眼轻轻将唇贴了上去。飞鼠显然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要抽回手臂却被布妞萌抓得紧紧的。“布、布妞萌桑?”


布妞萌睁眼看他,低声问,“疼吗?”


“不疼了,当时其实也没觉得多疼,一心想着不能让他们钻空子。”飞鼠用近乎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手臂上难看的伤疤,“而且我很高兴,这道伤疤是我成功用自己的力量保护了同伴的证明。虽然大家都不喜欢看到这道疤痕,每见到一次就会对塔其桑发一次脾气。”飞鼠轻轻笑了一声,显然是想到同伴们作弄塔其米时的情形。


啊,这位少年是多么地温柔且体贴。


布妞萌沉默不语,仰望的视角看来,少年背后隐约可见的彩光依旧笼罩着他,彩绘玻璃上的小天使都围绕着他露出欣喜的可爱笑脸。


“好了布妞萌桑,我们该回去了。这节课快完了,塔其桑他们也快回来了,我得赶在他们回来之前回到教室。我偷跑出来的事情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飞鼠拉起布妞萌,往学校跑去,回头时向布妞萌展露的笑颜如同正午阳光般刺目。


评论(1)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