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现世背景】瓶中萤火(塔其米视角、算是篇番外)

【Overlord】【现世背景】瓶中萤火(塔其米视角、算是篇番外)


正篇请点:http://slimeinnazarick.lofter.com/post/1e384c60_bb5e841


男人一直觉得世界从来就是那么的虚伪,所以他迷恋上了一个游戏,还迷恋上游戏里的那个人。


但在游戏里过长的沉迷使妻子和孩子逐渐不满,男人想终究只是个游戏,就简单地将那些不成熟的爱恋连同本该是最不舍得的那个人,都一并舍弃在游戏里。


那天,在将装备都扔给那个人之后,说了句再会就下线了,完全无视了他欲言又止的举止。但想必两人都知道,大概这辈子,都没办法再见了。


男人看似干脆利落的行动中却蕴含着若不这么快速,连对方的脸都尽量地躲避的话,恐怕就再也说不出要离开的话了。


当时的男人是真的以为,自己跟那个人是再也没有相遇的机会了。毕竟只是游戏上的好友,现实中一切的联络手段都没有来得及去要,甚至男人连对方的长相都不知道。这样将交流完全终止于网络世界的朋友,即使在大街上偶遇,估计也只是擦肩而过,谁也不知道谁。


却没想到再会来得这般快速且突然。


向来看自己不顺眼的上司将一份文件扔到自己桌面,“喂,你之前不是提过自己玩过这个游戏,还玩得很好么?这个案子,最适合你了。”然后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声吊儿郎当地离开了。


不再是菜鸟的自己已经不可能像刚入职那样,义正词严地向上司表达意见,只能沉默着掀开文件夹,只见大大的标题印在报纸上:【YGGDRASIL最后的失败】


熟悉的字母,陌生的内容。


这几天一直忙碌于家庭和工作之间——不,其实这也不过是伪装。只要假装自己的忙碌就可以阻止那个一放松下来就容易回想起那个游戏,游戏里吸引着自己的那个人——并没有关注近日的新闻,重要的事件还能通过妻子来得知。但不愧是有关游戏的新闻,妻子绝对不会提及。


【三天前,曾经的超人气网络游戏YGGDRASIL终于迎来终止运行的一天。】


接着报道提及了一些YGGDRASIL的光辉历史,然后笔锋一转,终于提及了三天前闭服时的失败。


【据悉,由于游戏公司的疏忽,闭服时服务器出现故障,导致数据大量外泄,通过网络传导给了部分当时还和服务器连接的个人电脑。庞大的数据量直接损害到玩家大脑,这些被波及玩家的芯片轻则数据损坏,个人系统需要调整修复,重则短路烧毁,大脑受到或轻或重的创伤。现已经能够确认有数人正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两人情况危殆。根据受访医生专业意见,此种情况下,病者产生永久性的脑功能障碍或是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极高。】


男人几乎是带着惊恐表情猛地将页数翻到受害者列表的页码,用比平时快两倍同时保持足够精准度的速度在列表中寻找着名字。内心不断呼喊着:不要有那个人,不要有那个人,不要有那个人!


毕竟已经是过期的游戏,还会在闭服当天登入的玩家本来就不多,薄薄的一张纸上列出的名字连半页纸都不到。


男人最不希望看到的名字正整整齐齐地列印在正中央:铃木悟。


男人抓过手中的外套,往医院冲去。由于这次意外的全部责任都在游戏公司方,所以所有受影响的受害者都由游戏公司提供一切医疗费用。


单人病房里,脸色苍白的青年安静地躺在那里,只有负责监控生命的机器在发出声响,象征青年还活着。


男人向来稳健的双手在此时带着明显的颤动,想要触碰青年的脸。却在触碰到之前,就被维生仓的玻璃阻挡,年轻的警官双手扶在玻璃上,缓缓地弯下腰,双膝触及地面。压抑的啜泣声在寂静的单人病房内低低响起,带着无尽的悲痛、绝望和一阵阵翻涌而来的悔意。


第二天,年轻的警官再次来到了这个病房里。男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要过来,明明就算过来了也不可能得到任何情报,那个人根本就连向自己打招呼甚至朝自己扬起一个微笑都不可能了。


那个会笑着包容公会同伴的飞鼠桑、那个不管对方说什么都愿意耐心听下去的飞鼠桑、那个……就算同伴们一个个选择离开却依旧笑着道别的飞鼠桑、那个在游戏公会里守候到最后一刻却惨遭悲剧的飞鼠桑。


就在男人还在回忆那些已经暧昧不清的美好过去,房门被推开了。


评论(3)
热度(24)
< >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