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至尊囚徒们 第一章【监狱设定,依旧公会成员×飞鼠】新坑慎入

第一章

【新坑(更新不定),ooc,飞鼠某程度上已黑化 慎入!】

【新坑(更新不定),ooc,飞鼠某程度上已黑化 慎入!】 

【新坑(更新不定),ooc,飞鼠某程度上已黑化 慎入!】

 

这世上有一个被称为绝对孤岛的监狱存在着,监狱里关押的都是其他监狱无法收容、每一个都足以扰乱一个小国家存在的煞神们。管理着这所监狱的典狱长用绝对的强压牢牢地看管住这些犯人,建立以来虽然不过五年,却拥有从未有一个罪犯成功逃脱的成绩。

 此时,被称作孤岛的这座监狱里又迎来了新的一名犯人。他带着儒雅的笑容,搭配上知识分子般的气质让人如沐春风,若非他身上的囚服,几乎不会有人相信这人竟然就是数月前,开始用各种凶残方式将人杀害的连续杀人犯。 

当警察们来到他房子里要抓捕他的时候,他正在做人体在极限情况下能够停止呼吸多久的实验。为此,他将抓来的人用绳子吊了起来,然后把人塞进注满水的密封玻璃箱子里。

 同时散落在地上的人体都在考验着警察们对于猎奇的心理抗力。其中几个女警察已经压抑不住地跑到屋外呕吐。听到声响的翠玉录扭过头,英俊儒雅的脸上带着仿佛遇见久违的好朋友,最后毫无反抗,甚至相当配合地被警察拘捕了。

 就在法官和警察们都犯愁应该将这样一个罪犯送往哪里的时候,YGGDRASIL典狱长向法庭申请由自己接收。作为从未使任何一个罪犯逃脱的监狱,不管是法官还是警察们都很放心地将翠玉录送过去。这就是翠玉录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翠玉录被接收后,由YGGDRASIL内部的武警带领着来到了典狱长的办公室。 

来到一个朴素的看不出跟其他办公室有什么分别的房间门口,其中一位武警上前恭敬地敲敲门。

 “典狱长大人,之前说会送过来的连续杀人犯已经送来并带到了。”

 与武警比较粗犷的声线比起来,从房间里传出来的声音显得更加高昂和好听。“进来吧。”

 武警推开门,和其他同伴将翠玉录带入房间。其余武警如同雕像般站在一旁,负责看守着就在一步距离内的翠玉录。而刚才敲门的武警行了个礼,然后再次开口,“典狱长,请问接下来的指示。”

 “没有了,你们可以回到自己的岗位了。辛苦各位大哥了。”典狱长双手交握,托着下巴。跟声音相当符合的清秀脸庞,军服下包裹的躯体跟在场任何人相比都略显瘦弱。对着武警们露出感激的笑意也使他看上去特别好欺负。

武警们大喊:“是!”然后陆续退出了房间,只是他们在离开前都狠狠地瞪了翠玉录一眼,似乎想要就此吓住翠玉录,好让他别以为能够欺负看似瘦弱的典狱长。

等最后一个武警也退出房间,并体贴地将房门也一并关上,飞鼠才将目光转向站在几步外的翠玉录身上。

翠玉录对着典狱长咧开嘴角,与刚才给人儒雅印象的笑容不同,此时的翠玉录显得更接近与该被关在牢狱中免得伤害到普通人的罪犯。飞鼠姿态没变,即使面对翠玉录忽然转变的表情,他也没有被吓到,可见能够统治YGGDRASIL的人并不如他表面上看起来得那么脆弱。

“好久不见了,飞鼠桑。按照你的指示,我已经成功混进来了哦。接下来我该做什么呢,我永远的支配者。”翠玉录保持着渗人的笑容,向飞鼠半鞠躬。

“好久不见翠玉录桑,刚才看见你那么正常的笑容,还以为你在外面逍遥自在,都已经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了呢。”飞鼠微笑着,微眯起来的眼睛使他终于看起来有点典狱长的味道。他站起身,来到翠玉录身前,张开手给了翠玉录一个拥抱。“辛苦你了翠玉录桑,那些警察有没有为难你呢?”

 翠玉录将脸埋进飞鼠的脖颈,细细嗅取对方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这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正邪交缠产生的气息是那般吸引着各方人士的注意,例如几乎从一开始就呆在这个监狱里,一直陪着他的那个男人。尽管他知道由那个男人陪同是当时飞鼠最好的选择,即使进来监狱就代表了不能自由地进行他心心念念的实验,但这些跟时刻能见到飞鼠并陪在他身边来说,几乎是微弱到不值一提的限制和代价。

 “为了我的实验,刚才那种程度的伪装还是需要的。毕竟没有人会拒绝一个看上去就是绅士的男人,不是么?”翠玉录轻轻松开飞鼠,“至于那些警察,他们开始连靠近我都不敢,更别说为难我了。到了后来,在一些美丽善良的女士的帮助下,我过得相当不错哦。”正如他刚才所说,没有人会拒绝一个看上去就是绅士的男人,就算这个男人背负着变态连续杀人狂的名号。

 “那就好,如果因为我的需要而导致翠玉录桑被警察们为难的话,我就会很不高兴了。”飞鼠看上去松了口气。飞鼠不喜欢生气,待他发泄完自己的怒火之后,清醒过来的自己还得为生气时的自己善后,而且本来体力并没有那么卓越的他第二天还会浑身酸痛。

 “飞鼠桑要是生气了,善后的人就麻烦了呢。”翠玉录也笑着调侃飞鼠,心里却为此高兴着:那个讨厌生气的飞鼠桑会因为我没有得到善待而生气,你怎么可以如此惹人怜爱。

 翠玉录知道会这么想的自己大概脑子是哪里坏掉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反正都已经没正常过了。而且若脑子没坏,是不是就不能做那么多的实验,甚至还遇不上可爱到想让人把他吞下去的飞鼠桑,听上去是如此无趣的人生。

 飞鼠也笑了,“那么回到正题吧,翠玉录桑。我让你进入YGGDRASIL,主要是觉得你在外面的行动大概已经引起部分人士的注意,与其被动等他们出手,还不如主动露出破绽,趁机将你转移过来,在我的掌控之下。”

 活在飞鼠的掌控之下。听到这句时,翠玉录身体一阵激动地颤抖,当然幅度轻微到连就站在面前的飞鼠都没有察觉到。

 “另外就是,有个犯人藏了些我不知道的东西,我不喜欢。所以想要让翠玉录桑来处理一下,顺便你的实验也可以在这个监狱里继续哦。”飞鼠用孩子撒娇般可爱的语气诉说着足够毁掉一个人的话,不管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一切将如你所愿,安兹乌尔恭的绝对支配者。”翠玉录在听到飞鼠说不喜欢的时候,心里已经开始考虑该用什么方式来折磨对方。待飞鼠说完,翠玉录脸上再次展露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用温柔的嗓音说出效忠的话。

 “哎呀,绝对的支配者听起来好傻,我是大家的朋友,才不是领导呢。”飞鼠面对翠玉录的话显得有些害羞,清亮的声音在翠玉录听来如同天使的歌唱。

评论(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