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群架【公会成员(最初的九人)×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群架【公会成员×飞鼠】


这还是在安兹乌尔恭没叫安兹乌尔恭,而是叫九人的自杀分的时候的事情。


“次奥他妈一群臭不要脸的家伙,居然玩群殴。”当时刚组成的小组意外地马上受到了各方的打击。


“大家对不起,大概都是因为我当初做得太出格了。”作为当时小组领头的塔其米一边挥拳击倒朝自己猛冲过来的对手,一边道歉。曾经的塔其米在追求不良的正义上过于执着,因此得罪了不少团体,还有不少是目前的九人的自杀分无法抵抗的比较强大的团体。


在被包围的圈子里,其中一个男生显得特别格格不入。他大口喘息着,清秀精致的脸上被汗水和血水染上污渍,在夕阳照耀下,折射出晶莹的光。但毕竟他不管是体能上还是战力上,都还没追上小组里的其他同伴。但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退缩,反而是强撑着站在自己应该守住的位置,不让阵型因自己出现任何漏洞。


听到塔其米的话,作为被塔其米太出格的举动而得到救赎的飞鼠此时不得不出声了,跟塔其米的游刃有余不同,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话,几乎让人担忧他哪口气会不小心就喘不上了,“不、不怪你,塔其、桑……呼呼,作为男人、拥有、最起码的、底线,呼,很帅气。”飞鼠说完飞快地用手臂的布料往脸侧一抹,对着旁边塔其米的方向露出一个笑容,再迅速地转回去,以防对手会趁机对自己进行偷袭。


听见飞鼠首先开口,九人的自杀分其他成员也七嘴八舌地支持着塔其米。


“就是啊,塔其米桑的这一点,说实话我是很敬佩的。”


“没错,当初在下正是因为听闻了塔其米桑的强大和正义感,才会前来想要挑战强者的。”


“因为同伴的过去会连累到自己就将同伴舍弃,这可不是我做得出来的事情。”


塔其米听着来自同伴们的支持,心下一阵感动,“各位……那么以后若是又出现这情况,就要麻烦大家帮我一起解决了。”


“当然了,包在我们身上。”年少轻狂时许下的豪言壮语,就这样安兹乌尔恭的雏形,九人的自杀分形成了最团结的氛围。激动万分的青年们一瞬间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原本渐显劣势的他们也逐渐夺回了主动权。


眼见着同伙即将被全部打败,有人退后几步,从怀里偷偷摸摸拿出一柄利器。将小小的刀片藏在手心,他大吼着冲上前,对看起来最疲累且最好欺负,更像是哪个名牌学校的乖宝宝的人狠狠地扎过去。


没想到一直没拿出武器的人会忽然从怀里掏出刀片,飞鼠一个没注意,尽管他在极快时间内反应过来,但疲累值似乎已经达到最高值的身体也只足够让飞鼠躲开要害,但却还是让对方在自己的手臂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忍着剧痛的飞鼠再发出一声痛呼后,马上抬脚将用利器偷袭的人踹远自己,然后高声喊,“对方带了刀片!大家要小心!”


听到飞鼠痛呼的塔其米快速扭头想看看飞鼠是否受了伤,却没想到看到的是飞鼠拖着一只血手,另一只手还在攻击着。


“飞鼠桑!”


瞳孔一缩,强烈的怒气使塔其米身遭散发着极恐怖的杀气。本来塔其米就很看不起这些连累了自己同伴的人,甚至连向自己单挑都不敢。但塔其米从未想到同伴会因此受伤,甚至可能会被废掉其中一只手。


塔其米想起飞鼠在被欺负时吃惊地抬头看着自己的呆愣模样,想起自己出手整治后对方对自己露出的浅浅微笑,想起上课时飞鼠认真记录笔记的模样,想起午休一起吃饭闲聊时对方兴高采烈的模样,他想到了很多很多,最后定格在刚才飞鼠顶着大概是他最不漂亮的时候的脸对自己露出的比阳光更灿烂的笑容。


这个人是这么的美好,而这些人,面前这些人怎么可以、怎么忍心、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对如此美好的人下手。


因为忌惮于塔其米突然的变化,对手并没有再上前攻击,反而在几步外的距离仔细观察着。


此时,总算有闲余去查看飞鼠的众人也是一愣。目前的大多数成员到底还是因为塔其米才会愿意加入这个小组,比起阴险、只会耍小聪明的对手,他们虽然都是不良(和某程度上都是怪人),但还是保持着某些做人的底线。


带武器去袭击不,应该是偷袭没有武器且毫无防备的对手,显然并不在他们的底线之内。更何况被伤的人是飞鼠。


飞鼠在一群人里从来是人缘最好的,不管你跟他聊什么话题,他都能耐心地带着微笑回应你。让与他交谈的人只会觉得愉悦和舒爽,甚至你愿意和他永远这样交谈下去。而且日常里一些男性比较难以注意到的小细节,向来都是飞鼠注意到的,在一个尚没有女性加入的这个小组里,长相最精致、性子最仔细耐心的飞鼠的受欢迎程度几乎要超越了作为领头的塔其米。


这么一个耐看的男生,那只白玉般的手臂上就将要这样留下了一道丑陋的疤痕。


那一天,九人的自杀分正式打出名声。




传言,如今已经成为维持YGGDRASIL校内秩序的风纪委员之一的塔其米,因为自己坚持的正义而得罪当初校内五大势力其三,导致这三个向来名声不好的团体组团去挑战刚成立的小组,作为安兹乌尔恭前身的九人的自杀分。


结果却被仅有的9名成员打得屁滚尿流,后来这三个势力参与过围殴的成员要么直接退校,要么远远看见九人的自杀分的成员都会绕着走。但若是遇上的是如今安兹乌尔恭的boss飞鼠,则是跑都不敢跑,只会站在原地恭迎对方,直到对方消失在眼前都不敢抬起头。


也正是因为这个,才开始流传的,看似最无害的飞鼠才是这个学校最可怕的存在。


单看他麾下的大将:塔其米作为风纪委员,战力必须是全校顶端的;乌尔贝特最出名的则是其最喜欢蹂躏对手到榨干对方最后一丝力气才会给予一个痛快;翠玉录虽然长着一脸儒雅,甚至明明没有近视却骚包地带上一个平光眼镜,尽管跟其干过架的人都还活着但却死活不敢说出到底被翠玉录怎么对待过;就连一脸爽朗的佩罗罗其诺也是一个喜欢笑着将人揍到吐血的人。


以上几位也只是安兹乌尔恭的成员里,在学校内最为出名的其中三位强者,却全都被飞鼠收为己用。更别提校内唯三的美女也都加入了安兹乌尔恭,成为飞鼠手下最不可貌相的、强力的食人花。


甚至有人传言,飞鼠其实早已到达非人的境界,才会让如此多的强者和美女都甘心拜服。




对此,正在家里研究马卡龙应该怎么做的飞鼠一脸无辜地歪歪头:所以,这说的是哪个平行世界里的我啊?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