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吃醋的乌尔贝特【公会成员(主乌尔贝特)×飞鼠】

【overlord同人】三流学院的不良paro—吃醋的乌尔贝特【公会成员(主塔其米)×飞鼠】


单挑篇


两人还是赶在午休完结之前吃完了午饭和饭后甜点,甚至吃完之后还有不少时间剩了下来。吃饱了就爱犯困的飞鼠瘫在桌子上,眼睛一眨一眨的。


房间里在午睡的人不少,保持清醒的几个也各有事做。刚才佩罗罗其诺、乌尔贝特跟塔其米低声说了些什么后,佩罗罗其诺保持着爽朗的笑容对半睁着眼,显得特别懵懂的飞鼠说,“飞鼠桑,刚才老师似乎让我去教员室一下。那就一会儿见啦❤”


飞鼠抬起头,表情似乎是在奇怪从来为了不惹事几乎不管学生的老师怎么会忽然喊佩罗罗其诺去教员室,但他并没有细问,只是微笑着说,“好,那佩罗罗桑我们教室见。”


飞鼠不知道的是,佩罗罗其诺一背对他,爽朗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阴沉下来的脸带着神挡杀神的煞气,嘴里念叨着些什么拉开教室门,走了出去。


佩罗罗其诺的姐姐泡泡茶壶倒是抬起美眸往门口扫了一眼,嘴角也勾起一丝危险的笑意,刚才坐在比较靠近三人的她,正巧将重点听清楚了。泡泡茶壶想,既然笨蛋弟弟已经出手了,一会儿就不喊夜舞子她们去找某些人玩耍了。这么想着,泡泡茶壶懒洋洋地继续涂着指甲油,艳红的指甲油如同谁流出的血。


乌尔贝特走到飞鼠身后,一把抱起昏昏欲睡的飞鼠,然后大叉腿坐了下来。飞鼠被忽然抱起搂在怀里,原本酝酿起的睡意也瞬间吓跑了。


“呜哇!乌尔贝特桑,怎么了?”飞鼠仰起头,正好乌尔贝特桑也垂头看他。湿软的唇轻轻贴上脸颊,飞鼠猛地扭头,有点不好意思地擦擦嘴唇。


乌尔贝特也被突如其来的亲吻吓到了,他低笑着,胸膛抵着飞鼠的背,传达过来的颤动。


飞鼠好奇地再次抬头,乌尔贝特从来只能看出阴狠和不爽的幽黑双眸此刻流露出近乎缠绵的温柔,从来只用来表达不屑的笑容此时显得特别柔情。飞鼠抬起手,在乌尔贝特脸上轻轻一戳。


正想收回来的时候,被乌尔贝特极快地抓住,“戳完就想跑吗,飞鼠桑?”将略显瘦弱的手握在自己掌中,在纤细的指尖上烙下一吻。


“没……不是。”飞鼠有些无措地垂下头,将毫无防备的后颈完全暴露出来。肤色白皙面貌精致的他连后颈都比其他人小巧可爱,在飞鼠看不到的地方,乌尔贝特舔舔有些干涩的唇,蠢蠢欲动地想要在面前这显得无比可口的后颈上咬一口。


乌尔贝特忽然特别理解吸血鬼对于血液的渴望,如果就这样咬住飞鼠的脖颈,吸食他的血液,飞鼠会是什么反应。剧烈挣扎,然后缓缓地在自己怀里失去呼吸吗?还是会像祭品一样欣然献上鲜血,眼睛一直注视着自己直至失去生命?


“乌尔贝特桑,笑起来真好看,以后多笑笑吧。”飞鼠继续垂着头,低声说着。


话音刚落,房间内明显响起几声嗤笑和低语。


“噗,乌尔贝特要是笑多点,绝对会吓得人直接死翘翘了。”


“这话也就只有飞鼠桑敢说了。”


飞鼠奇怪地看看四周,反而是乌尔贝特拍拍他的脑袋,完全无视了其他人的嘲讽,一脸正经地回答:“好。”


飞鼠有点高兴地点点头,然后拿出手机继续玩填字游戏。跟塔其米一起的时候一样,一遇到不懂的题目就直接问乌尔贝特。


“想不到乌尔贝特桑知道这么多,好厉害!”


“还好啦。”


“那以后就拜托了!”


“包在我身上。”


【大概还会有有关佩罗罗其诺的后续?】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