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沙】好去莫回头《三》

3.

狄仁杰考中明经科,出任汴州判佐。接下来的十二年间,兢兢业业、恪守本分。他靠着自己的能力惩恶扬善,手下从未出过一件冤案。


但他的刚正不阿和不肯同流合污使他在同僚间得到不少阻碍和厌恶。一般来说,被孤立会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但狄仁杰并不怕,他只要知道自己并没有做错就足够了。他至今不敢忘记祖辈的教导:在艰难的情况下都必须为百姓谋福。


某天,他到牢里拯救一个被陷害的无辜百姓,直闯进牢狱里。


当时那位已经在严刑拷问下屈打成招,被扔回了单人牢房等待最终的判决。


在狄仁杰到达前,他看见有个人佝偻着为那人处理伤口。伤者无力地呻吟着,任由半跪在床前的人处置,不知道是没力气抵抗,还是已经放弃了抵抗。


在牢狱昏暗的光线下,狄仁杰硬是没看出床前的人正是他等了很久,找得更久的人。他急切地开了牢门,大跨步来到床前,带着最真切的歉意对满身是伤的人说,“对不起我来晚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真正的犯人的,还你清白。”


狄仁杰一声声保证着,直到全然绝望的人终于肯相信自己,眼睛里重新亮起希望的光。他 才扭头对已经处理完伤口,正收拾着准备离开的医者说,“大夫,麻烦你好好照顾他,狄某以后必有重谢。”


“小人当不起大人的重谢。”对方似乎一点都不想跟自己有过多牵扯,有点唯唯诺诺地点点头,萎缩着明明很高大的身体往外走。期间,那人有意无意间将大半张脸都隐藏在阴影里,让人根本看不清楚他长什么样子。


狄仁杰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忽然觉得对方这个举止非常熟悉。那种印刻在骨子里的卑弱,走路时明明没有人却依旧缩在走廊一边,紧贴着墙边的走,还有那个垂下来遮挡住左手的长衣袖。


“沙陀!”狄仁杰再顾不上还躺在床上轻微喘息的人,追了上去。


走在前面的人分明听到了自己的喊声,脚步却逐渐加快。


【还是被发现了。真的不能改变吗?】


自上次离别,沙陀故意给自己‘说’了心声后,狄仁杰就知道沙陀根本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的。尽管沙陀并非同类这个事实有点伤到狄仁杰的心,但这并不妨碍狄仁杰喜欢与沙陀亲近。在看见沙陀故意躲避自己后,略感不解的狄仁杰下意识用了能力。


在发动了之后,狄仁杰开始暗讽自己愚蠢。在他年少时就不能够自由地听取沙陀的心声了,时隔四年沙陀又怎么会忽然给自己听到他此时此刻的想法。却不想,他竟然成功听到了。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就被狄仁杰弃之不理了,现下比起比起这些,狄仁杰更想知道为什么沙陀不肯见自己。


“沙陀你怎么了?是不是找到你说的那个骗了你的人?他又对你怎么了吗?不管怎么样,你不要不理我啊。不然这样,我带你去喝一杯?一边喝一边告诉我怎么样?我一定会好好听着的。”狄仁杰小跑着终于赶上了沙陀的脚步。


沙陀却始终没有回应狄仁杰。


狄仁杰一直跟着沙陀回到他如今的住所,直到沙陀在他面前把门关上。狄仁杰发誓如果他再快半步,那门绝对能够撞断他的鼻梁。


狄仁杰很尴尬地摸摸鼻子,站在门口低声喊着沙陀,让他开门放自己进去。尽管狄仁杰顶着被街上经过的人们投来奇怪目光的压力,沙陀最终还是没有让他进去。


自此,狄仁杰开始天天往沙陀的地方跑,正如四年前,他们还在狄府的时候一样。只是他始终不懂为什么沙陀一直躲着他,他本以为在狄府相处过的那三年已经让沙陀对自己撤去了防备。至少不至于连见自己都不愿。


然后在某天,狄仁杰又一次被沙陀拒之门外。正当他打算放弃这段关系的时候,忽然想起自己离开家前,沙陀告诉自己的一句话。


【在我们下一次见面时,不要随便放松警惕,我也许会伤害到你。】


最后靠着实践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句话,狄仁杰还是成功跟沙陀恢复了交流。而代价是狄仁杰因伤在床上躺了三天。


当时那个案子,能够让办案人员忽略种种不合理的地方,也要给无辜平民定罪的幕后黑手手段非常。凶手本是县里最大黑暗势力的首领,在察觉到狄仁杰对自己的威胁后,迅速派出数名好手去暗杀。


为了能够得到更决定性的证据,狄仁杰拼着受重伤也给前来暗杀自己的人留下足够的证据,从而抓住凶手的把柄,并将他捕获归案。


当狄仁杰满身是血地被抬回来的时候,沙陀刚治疗完那些准罪犯,正准备回家。一见明明失血过多,虚弱地几乎睁不开眼的狄仁杰在察觉到自己经过时,硬撑着也要对自己展开笑容,沙陀就知道自己已经躲不开了。


起码这一次,他不能躲。那么严重的伤,除了沙陀,没人能治好。


而被重伤至昏迷的狄仁杰一路上感受着抬着自己的人分成两派。一方激动地吼着他是难得的好人,不该死;另一方则哈哈大笑,激动得恨不得能够立刻扔下狄仁杰任由他等死,自己跑去大肆庆祝少了个惹人厌的同僚。


两边情绪都相当激动,导致两股声音充斥着狄仁杰的脑袋,让本来就虚弱的狄仁杰一时间恨不得将脑袋往墙上砸好止疼,本来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苍白的脸更加没了血色,估计尸体的脸色都能比他的好看一些。


自经历过刚觉醒能力时脑子快被挤爆的痛苦后,狄仁杰为了避免再次经历这种痛苦,在彻底掌控如何使用能力前,一直谨慎地没让自己暴露在过多人的环境里,特别过年过节都总是躲在房间里,如非必要都不肯出房门。而掌控后,再多人的环境里对他的影响已经不会让他感到任何痛苦了。


所以这还是狄仁杰第二次感受这种痛楚,还是在他最虚弱的时候,他连眨眼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更何况是抑制能力。但偏偏这些声音吵得他连晕倒都做不到,只能无力地感受着,并放任自己一点点步向疯狂。


就在狄仁杰快被这两股声音逼疯的时候,他听到了第三股声音。这股声音很轻很无力,却及时拯救了狄仁杰。声音在念叨着药方,念完似乎觉得不太合适又换了一副,轻而缓的声音带着一点点的苦恼和难以抉择闯进狄仁杰的脑中。


他瞬间就分辨出这是沙陀的声音。他尽全力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到沙陀的声音上,终于舒缓了痛楚。


他强撑着睁开眼睛,想要向沙陀道谢,感谢他又一次救了自己。但重伤之下,狄仁杰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正好那方向不远处就有一个跟沙陀差不多的身影——慢慢勾起一个笑容。

————————————————————————

也不知道大家猜到有关沙陀的设定是什么了没。下一章会有更详细的透露。

以及嗯,下一章就完结青年狄这个时间段,然后【希望】再下一章进入最终解密的一章。

评论(4)
热度(21)
< >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