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沙】好去莫回头《二》

2.

先不论沙陀给的药汤起没起效用,起码狄仁杰是喜欢并乐意让沙陀来带自己身边的。这可是第一次遇到一个让他能力无效的人。


狄仁杰认为对方一定跟自己一样也是个拥有奇异能力的人——他甚至猜测过沙陀的能力会是什么——因为他认为没有人能够完全什么都不想,而只要有一个念头,哪怕再快速再模糊不清,他也能够听到。这是他在这两年间试验出来的结果。


他当然知道这种秘密不能也不会随便告诉别人,所以他也没有直白地去问沙陀。为了让沙陀肯自愿告诉自己,他开始粘着沙陀。在他看来,只要与沙陀成为亲近之人,自然能够让他开口坦白。


再者,他不会听到沙陀的心声,这使狄仁杰得到了些许休息的时间。只有与沙陀独处的时候他才能够真正的放松下来,而跟沙陀一起呆得越久,他能够放松的时候就越久。后来,狄仁杰几乎日日夜夜都往沙陀住的小院子里跑。除了上课,他不管做什么都会跑到沙陀那里去。别人笑他不如直接搬进去跟沙陀一起住,而狄仁杰也很认真地考虑过这个建议,最后却在向沙陀提及的时候被他干脆利落地否决了。


狄仁杰没办法,只能继续日日夜夜往沙陀那跑,消磨大段时间。


在小院子里,他跟沙陀总是做彼此的事情。自己捧着书看,沙陀则有时也拿着医书研究,或者亲自替自己熬药,再或者就是捣弄他的药材。


沙陀不时会愿意与狄仁杰交流。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在告诉狄仁杰,他认识一个很厉害的人。那个人很聪明,文武双全,能破天下奇案。还能让敌友双方都被他的聪明才智折服,并说出得他相助者必能得天下。


沙陀唯有在说有关那个人的时候才会显得有点人气。他会说那个人的好,却更多的说那个人的坏。


他说那人总爱骗他,从第一次见面就骗了他。那个人说是他的贵人,掌握他的前世今生,能帮他改命。结果这一骗,他们就相处了二十余年。


那人对他很好,但沙陀却宁愿他从未对自己好过。


狄仁杰开始嫉妒沙陀口中的那个人。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要骗沙陀,沙陀从不轻易信任人,。那个人得到了沙陀的信任却弃之如敝履。


狄仁杰对沙陀说,如果是我,我一定不会这样对你。


沙陀看着他,勾勾唇角。笑容显得那般生硬而嘲讽,还掺着常人无法看透的悲哀。那是他来到狄府后第一次展开的笑容,他在对自己笑,却不是对着自己笑。


但不管如何,狄仁杰还是喜欢跟沙陀聊天的——尽管聊天的内容并不总是那么令他高兴——起码他不需要努力将注意力放在对话内容上而非对方脑里的内容。跟其他人闲聊只会让他累得不行,从未享受过谈天论地的愉悦,或甚遇到知音的喜悦。直到遇到沙陀。


许是有了放松的时刻,狄仁杰的燥症开始好转。为此,狄父狄母几乎要喜极而泣,对沙陀越发尊敬。而狄仁杰也越发喜欢往沙陀身边凑,若非沙陀不允许他住进去,众人几乎以为他要跟沙陀当个连体婴,生死不相离。


两人如此相处了三年多,彼时狄仁杰岁数已有二十,是时候离家建功立业了。他在离开前一天,来到那个呆的时间比自己房间还要长的小院子,依依不舍地向沙陀辞行。


狄仁杰走进院子,发现沙陀还是老样子,荣宠不惊地坐在椅子上看他的医术。他抬眸瞄了走向自己的青年一眼,什么都没说。


“我要走了。”狄仁杰走到他身前,低声说。


狄仁杰看到沙陀的右手轻轻地一抖,然后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狄仁杰,仿佛那就是他最后一次能够这么看着狄仁杰了。


对于沙陀终于肯正眼看自己去,狄仁杰显得特别高兴,因为这些年来,沙陀对所有事情都不在意。下人们对他的眼光从不信任到无视到惊讶最后到尊敬,他都是那个模样。给他的衣食从简陋到奢华,他都照样穿吃着。


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仿佛是一个有意识的行尸走肉,被逼着才会一直活到现在。


但同时,狄仁杰却不懂对方那带着解脱和轻松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尽管那目光中还带了轻微的不舍。


“你等我回来,不你跟我一起走吧。”他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带着惊恐扯住他的袖子。


沙陀摇摇头拒绝了。“我还有事要做。”


“那等你做完了就来找我。”


在狄仁杰以为沙陀会婉拒的时候,他却同意了这个请求。“我会的。”


第二天,一家大小都到门口送他,沙陀也来了。他只是站在一个角落静静地看着,并没有上前打扰狄仁杰一家的温情。


在狄仁杰上车之后,他来不及惋惜自己在三年里终究没能问出沙陀的能力是什么,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在我们下一次见面时,不要随便放松警惕,我也许会伤害到你。


这把声音‘说’得并不大声,分明是故意让他听到的。


狄仁杰忍不住扭头往回看,他看见正垂头流泪的母亲,看见揽住母亲正轻声安慰着的父亲,看见白发苍苍却仍坚持到家门口送他的祖父,见到许多该到等我不该到的人,却始终没见到他想找的人。


这是狄仁杰【第一次】遇见他,却是他【最后一次】见到狄仁杰。

————————————————————

在最后给点提示,上次说过的最为关键的设定会是什么。猜出有奖【并没有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