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綜合# #日常# #腹肌#

第一次寫這麽長。本來只是驚艷於看到演唱會上,劉影帝在唱歌時展露出來的好身材,才想寫一個將好身材隱藏在那身西裝之下的阿劉,結果卻越寫越長,把原本沒打算寫的都寫下來了。

不得不說,香港的夏季是我最討厭的季節,即使有空調有雪糕也一樣。不僅悶熱,下雨後還潮濕,到處都是粘糊糊的。濺起的雨水還會帶著泥沙貼在小腿上,很不舒服。只要不出門,我還是愛在室內,最好是家裏欣賞雨天,帶著雷鳴閃電,很是壯觀。

這個腦洞寫到最後都不知道怎麼結尾才好,只能帶著點意猶未盡,讓阿仁阿劉兩個抱著一起休息。

嗯,廢話就這麽多。

正文:

夏季總是讓人熱得只想永遠呆在有空調的地方,而香港的夏永遠不止是熱,還有悶,還有濕。本來空氣就燥熱得彷彿蒸發了所有水分,交通工具排出的廢氣更使街道上的人們無法呼吸,連裸露在外的肌膚都傳來要因乾燥而龜裂的錯覺。不時的雨水雖然沖刷香港悶熱的空氣,透出一絲清涼,但突如其來的暴雨卻會濺濕一切,到處都是濕答答的,讓人更是不願出門。

某次暴雨突襲的時候,阿仁還帶著手下追逐著在跑的逃犯,狡猾的犯罪頭子在迷宮一樣的大街小巷里左轉右拐,很快就將阿仁以外的警察都甩掉了。

好不容易才憑著曾經的記憶,抄近路將他制服,此時阿仁已經渾身濕透,藍色的警服染上幾處血跡,被雨水化開後如同一朵朵開到最盛的牡丹,美得令人無法言語。

原本身上負重就足夠壓垮普通人的肩膀,如今衣服加上雨水的重量更讓阿仁煩躁地想要將身上的衣服跟武器都扯下來,丟進面前一個個小水窪里面。

然而到最後他依舊只是單膝跪地,繼續用雙手壓制著趴在地上無法動彈的人,等待支援。

“在這裏!”阿仁聽到自己組內一個能力相當不錯的組員的聲音,稍稍放鬆。但手上的力道依舊沒變,死死壓在人背上。

“仁!”緊接著阿仁聽到一把略驚恐的熟悉嗓音。那人大跨步衝到自己身前,然後一把將自己扯起來,昂貴的手工皮鞋毫不留情地踩在想要逃跑的人的背上,似乎一點都不介意因而濺起來的雨水會弄髒那雙奢侈品。阿仁覺得他似乎聽到了肋骨骨折的脆響,心下覺得很是爽快,畢竟這雜碎從來視人命如草芥,再加上在制服他之前的幹架裏還差點被他藏起來的水果刀劃傷。自己雖然不便傷他,但面前這人不會有任何後顧之憂。

“仁,你傷到哪裏了,疼不疼,我們現在去醫院。”來人驚慌地輕輕摸索阿仁的上半身,生怕會碰到隱藏在衣服下的傷口,估計是因為看到阿仁警服上那一朵朵綻放的血紅之花。

遲來幾步的阿仁的組員們一臉見怪不怪地將被阿劉踩在水窪裏,幾乎快要溺水窒息而亡的犯罪頭子撈出來,壓倒另一邊的牆上,給他帶上手銬,再壓著他走出巷子送進警車。

阿仁沉默地任由阿劉將自己全身都摸了個遍,才說,“沒事,沒受傷。”伸手隨便抹了把臉,“都是被那些混混們濺上的。你怎麽來了?”

“我開完會打算喊你一起回家,結果剛好聽到你讓組員來支援,就順便跑來了。真的沒受傷?”

“制服沒破怎麼會出血。”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望向對方,所有人都說,面前這人只在與自己有關的事上才顯得毛燥跟衝動。阿仁自己也不是沒察覺,曾經也試過加入阿劉主持的會議,會議上的阿劉跟平時在自己面前展現出來的完全是兩個人。成熟,冷靜,專業,一個天生的領袖。

阿劉松口氣,“走吧,回家洗澡,不然得感冒了。”

“好不容易抓到人,回局裏還好多事要處理,怎麽可以現在就回家,我進更衣室沖一下就好。”阿仁想也不想就拒絕了,轉身就走。

阿劉怎麽可能讓步,立馬攔住他,抓住手臂就說,“那些事情其他人自然會處理,哪裡需要你。文件早就準備完全了,就等人進去就能立案。你淋了這麽久的雨,又是跑又是打,比其他人更容易感冒。還是回家洗個澡舒舒服服睡一覺,等明天再在文件上簽個名就可以了。”

阿仁一向比任何人都不在意自己的健康,三餐不定時,很多時候貪方便都是讓人幫帶一份茶餐廳的餐蛋公仔麪加奶茶,稀裏呼嚕嚥下就一餐,更多時候太忙就幹脆不吃,熬夜通宵更是尋常事。所以阿劉從大半年前就開始監督阿仁的膳食情況。

阿劉不再跟阿仁廢話,扯過阿仁就往自己的私家車處走,硬是將人塞進去,關上車門直接往家裡開。對此,阿仁表示無言以對。他閉上眼睛假寐,之前為了搗破這個大型犯罪組織,守了整整一夜才找到最好的時機,成功將他們一網打盡。

一切塵埃落定後,睏意才終於翻湧而上。

注意到這點的阿劉,換了一個載有有助睡眠的輕柔音樂的CD。就算車子已經開到家門口,阿劉也沒有喊醒阿仁,只是輕輕放下椅背,讓阿仁能睡得更舒服。儘管阿仁有受涼感冒的風險,但車上已經轉換成暖氣,而且阿仁的睡眠質素更加糟糕。近十年的臥底生活徹底改變了他。身邊再細微的動靜能足以使他猛地驚醒。所以阿劉並不捨得吵醒難得能夠安眠的阿仁。

在狹窄的空間不管什麽姿勢都不可能睡得舒服,所以阿仁在車停下來沒多久就迷迷糊糊地從睡夢中醒來。

那雙從來深邃靜謐如同深海的眸子此時滿是迷茫和純凈,髪散落在眸子四周,讓眸中帶上的讓人心動的情愫變得若隱若現,更添朦朧美。

“明……”阿仁低聲嘟囔,找尋那個從不離開自己的人。一轉頭就看見那人趴在方向盤上看著自己。瞳孔的光更加朦朧而柔軟,伸手戳了戳肩膀。“明。”

“我在。”伸手幫阿仁將椅背調回正常水平,忍不住在阿仁亂糟糟的腦袋上揉了幾把,觸感很新鮮。阿仁的頭髮很軟,被雨淋濕後直接貼在腦袋上。經過車內暖氣吹了近一小時後,乾了大半。

“到家了?”阿仁打了個哈欠,半瞇著眼辨明了自己所在的位置,眼睫毛隨著眼簾上下撲閃,睡眼惺忪地將腦袋摔到阿劉肩膀上,任由對方揉自己的腦袋。“唔…”

“到了。先去洗個澡再上床睡吧。”看著阿仁對自己的全心信任和下意識地依賴,心底全是柔軟。半扶半拉地將阿仁拉扯進屋子,暫時安放在沙發上。

阿仁坐了沒一會兒就往椅背上歪著繼續睡著了。說是睡,但其實他全身都處於警惕的緊繃狀態。阿劉放好水準備好換洗衣物才回到客廳,一看阿仁又睡過去了,無奈只能再次拉起阿仁用同樣的姿勢和力道將人放進浴缸,再將他身上濕透的衣服都脫去。阿劉對阿仁的赤身裸體已經見過好幾此群,因此在脫下阿仁衣服時並沒有猶豫。

從確認關係到現在,多次的擦槍走火,連身上衣服都被撕扯下來,最終卻還是因為各種原因,並沒有進行到最後一步。

“仁。仁。”阿劉輕聲喊幾下,甚至輕拍幾下阿仁的臉,卻沒得到任何回應。剛才自己幫忙脫衣服的時候還配合地挪動身子,現在反倒在裝死屍。但意識到這是愛人無言的撒嬌的阿劉毫無怨言地忙上忙下,任勞任怨地乖乖當傭人,將阿仁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將阿仁從浴缸再次扶起,安置在臥室床上。調好空調溫度,再拉過一張薄毯子蓋在阿仁身上。擦擦額上的汗水,開始解下自己身上的衣裳也準備去洗個澡。

阿仁把右手手臂放在額間,光明正大地觀賞阿劉半裸的上半身。儘管有過數次擦槍走火,但身材近看和遠看是完全不同的體驗。

阿劉斯文整潔的西裝下隱藏著一幅完美的身材,甚至腹肌都是男人們夢寐以求,足夠健碩的八塊。與自己經常在外風吹雨打的古銅色不同,阿劉藏在西裝底下的膚色是健康的暗黃。即便只是從背部看去,依舊性感得讓人去想要尖叫跟用吹口哨的方式去挑逗。

這樣一張俊臉,這樣好的身材,再加上等同於金飯碗的職務,想來必然极受女性歡迎。根據非官方統計,阿劉被告白的次數也是所有男警員中最多的。

但這麽一個人,卻喜歡自己。阿仁怔怔地想。

等阿仁回過神來,阿劉已經從浴室回來了。他擦了擦半乾的頭髮,爬上床,熟練地抱住阿仁。

“睡吧。”他柔聲說。阿仁閉上眼,如今只有在阿劉的懷裡,他才能真正熟睡。被其他任何人抱住,阿仁都會產生抗拒,心生彆扭,唯獨阿劉的懷抱讓他感到安心。

他們是彼此的對立面,在其他人面前,他們帶上了無數個虛假面具。唯有在彼此面前,才能夠坦誠相處。

THE END?  TBC?

评论(1)
热度(17)
< >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