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北岸

#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俄羅斯轉盤# #陳劉# #劉陳# #明仁#

好久沒寫明仁了,昨天看到一篇其他cp的短篇就突如其來地萌上俄羅斯轉盤這個梗,只是想想將這個梗安在明仁身上就激動的不行。然後就開始寫。結果遺憾地寫不出什麼,所以就改變了一下寫作的方式。這類似於語C中的對戲,不同的是,在下文中不管是(只出現兩次等我)旁白,阿仁還是阿劉都是由我一人獨力完成的。希望你們不會嫌棄我這種新的寫作方式。
本來該是BE的,但我終究還是不忍讓明仁又一次生死相隔,起碼在(我的)同人裏他們會一直在一起。

以上,謝謝你們點進來看我的渣文【90度鞠躬】

正文:

旁白 2015/6/28 21:02:52

在某處豪華的宴會廳內,四處掛滿代表喜悅與祝福的彩帶,中心站著兩位男子,其中一個慢吞吞地往手槍里入子彈,表情有點漫不經心。另一人身穿緊身的西裝,包裹著完美的身材。他負手而立,昂首挺胸。

比起兩人,他們身後的同伴們顯得很是劍拔弩張的。

“幹掉他,老大!”一邊是熱血的鼓動,帶著血腥的味道,如同草原裡的獅子,兇狠而殘忍。

“Boss,加油。”一邊卻顯得文質彬彬,然而禮貌的用詞背後仍深藏著濃烈想要見血的慾望。

領頭的兩人對視一眼立刻別開。

陈永仁 2015/6/28 21:10:23

【完全沒想到自己會遭受如此對待。原本只是打算來參與一個無聊的宴會,與以前一樣,自己坐在一個無人注意的角落,吃著免費的美食,消磨好幾個小時的時間。卻不料在宴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地被要求玩一個遊戲。一個玩命的遊戲。】俄羅斯轉盤。【低喃著這個遊戲的名字。瘋狂的、賭命的、聽天由命的遊戲。】

刘建明 2015/6/28 21:15:13

【看著對面的人漫不經心地、緩慢地往槍支內入子彈。一個原本代表著緊張刺激和瘋癲的遊戲在那人眼中仿佛什麼都不是。本該是用來賭命的對決,對那人而言似乎不過是個略顯刺激的遊戲罷了。那人總是這樣,一邊散發著哀傷而致命的憂鬱和頹廢,一邊用生無可戀的眼神看著你,勾引著你與他一同下地獄。】

陈永仁 2015/6/28 21:23:28

【左輪手槍的彈夾在手中旋轉著,帶著點決絕的味道。】那麼,開始吧。【垂眸,用頹廢的語氣說著仿佛接下來開始的不是代表著生與死的遊戲,而不過是孩子間過家家扮演的稚氣遊戲。】你要第一發還是第二發。【微微抬眸,深海一般的瞳孔對上對方。】

刘建明 2015/6/28 21:26:48

你不介意我先檢查一下吧?【抬起下頜,衣服自信滿滿的模樣,正是另一種表達對遊戲毫不在意的形態。】畢竟這事關我的生死。【抿抿唇,勾勒出一個笑容,對視的視線彼此交纏碰撞,連空氣都被染上這無言的激情。】

陈永仁 2015/6/28 21:30:51

你隨意呀。【歪歪頭,一甩手將手槍扔了過去。轉身面向身邊的桌子,犹豫了一会儿才捏了塊造型精緻的蛋糕塞進嘴裡。皺眉看著手指上沾染的奶油,伸舌隨意舔舔,然後抹在桌布上。】

刘建明 2015/6/28 21:53:55

【翻來覆去地檢查手槍,確保沒問題后,自己也動動手指讓彈夾再次轉動。】沒有問題。【看見對面傳來一個帶疑問的眼神,笑笑回答。待彈夾停止轉動的時候,右手舉起,槍口對準自己的太陽穴,‘喀拉’一聲】到你了。

陈永仁 2015/6/28 22:08:34

【準確地伸手接過對方扔過來的槍,然後順手舉起對準太陽穴。儘管看見對方乾脆利落的帥氣舉動也沒有過多的情緒,反倒是旁觀的人,要麼歡呼要麼喝倒彩,甚至能聽到輕佻的口哨聲。吵雜的環境終於使自己臉上帶了煩躁,多數人還是第一次見這張臉出現除憂鬱、頹廢、生無可戀以外的負面情緒。】嘖。【低聲發出一聲不滿。手指收緊,依舊只是一聲‘喀拉’】

刘建明 2015/6/28 22:26:58

【負手站在原地看著對面的人做出與自己同樣的舉止,敏感地察覺到對方並不喜歡現在這樣吵鬧的氣氛。與自己相同。一點點改變身遭的氣場,強大的壓迫力逼使圍觀的人們閉上嘴巴,緊張又興奮地等著結果出現。畢竟不管哪一方,都是喜歡見血的。張揚或隱忍。】

陈永仁 2015/6/28 22:59:19

【聽著越來越低的吵鬧聲直到完全的寂靜。難得一見的煩躁也終於平復下去,回到原本那抑鬱的氣息。他抬眼看了下對面的人,想了想上前幾步然後把槍遞過去。看到他有點愣住的臉,挑起眉直接把槍塞到他手裡。】

刘建明 2015/6/28 23:06:44

【瞪著手中那把被硬塞過來的槍支,有點哭笑不得。只見還站在面前沒有走遠的人眼中帶著的嫌棄和不耐煩,忽然覺得心有點累。輕咳一聲,將手中的槍翻了個好看的花樣,然後對準自己的腦袋。】

陈永仁 2015/6/28 23:11:26

【見對方如同影星一樣把玩手槍,覺得有點受不了,沒有禮貌地看到最後就打算轉身走遠了。正當轉過身想要抬腳的時候,身後響起輕微的‘喀拉’,接著感覺到有人輕拍自己的肩膀。扭過頭,只見對方友好的笑臉和手上那把槍。】

刘建明 2015/6/28 23:19:27

【略帶討好的舉著槍站在他身後,知道他警惕必然很高所以只是輕拍肩膀。他瞥了自己一眼,然後又將視線從自己的臉移到手上的槍。似乎在考慮什麼,所以他是過了幾秒后才伸手接過手槍。旁觀者開始變得不滿,他們彼此從來都不是相親相愛的友方,甚至連表面上的和平都不願裝,所以看見自己領頭與對方領頭如此親近自然會感到不爽,竊竊私語的聲音如同十幾隻蚊子在腦袋邊囂張地飛來飛去。感到有點煩躁地發出不滿的聲音,才使吵鬧聲減少了一大半。】

陈永仁 2015/6/28 23:36:36

【在自己將會被一大群人的私語吵得腦袋爆炸的時候,對方就及時阻止了。只是一次的好意還沒什麽,兩次的好意怎麼也得回報一點。於是在往回走的時候抬頭看了看一群還在嘰嘰歪歪的傢伙,瞬間全場都回復之前的寂靜。因為那雙如同深海的眸子里一下子充滿了暴戾和陰沉,僅一眼就能使你感受到身處地獄之間或者被沉入深海,永無見天之日的絕望,讓人不禁噤聲。走回自己原本站的位置,沒有任何拖拉地扣指】

刘建明 2015/6/28 23:44:15

【‘砰’地一聲響,艷麗的紅瞬間染紅那人一邊的臉頰,使他原本蒼白的臉終於透出一絲血色。嫣紅的液體迅速從太陽穴處湧出,浸染了那人的黑皮衣以及內裡的白色T恤。他的腦袋因為衝力而微微往另一邊歪,帶著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迷茫,如同迷路的孩子。他茫然地看了看自己還抓著槍的手,注意到手上噴濺到的點點鲜红,好像終於明白了什麼,他帶著安息的笑容往後倒去。】

旁白 2015/6/28 23:48:47

劉建明呆呆地看著躺在地上不再動彈的陳永仁,一時之間,他也沒法接受自己已經贏了遊戲的事實。

身後的手下們都歡呼著湧上來,劉建明被一張張歡欣的笑臉包圍著,推搡著。然而他本人卻怎麼都笑不出來。

自古只有勝者才是永恆,敗者也只能接受腐朽的結局。

——————強行HE版——————

旁白 2015/6/28 23:59:18

過了一會兒,陳永仁坐起來,嫌棄地脫下染滿顏料的黑色皮衣。然後用一如既往頹廢的聲線問:“夠了吧。我要回家。”孩子氣地將手中的皮衣隨地一扔,站起來也不等任何人回答就往門口走去。

劉建明趕緊追上去,“仁,我來開車,咱們一起回去吧。”

“嗯。”陳永仁敷衍地回答,但腳步還是隨著劉建明走向他的車。

車上,劉建明一邊開車一邊猶疑地開口,“仁,剛才的遊戲……”

坐車本身就很無聊再加上劉建明特意選擇舒緩、讓人放鬆的音樂,使陳永仁此刻正處於半睡半醒之間,“嗯?啊,你贏了不是很好麼。這樣你的頂頭上司也不會再找你麻煩,我的頂頭上司也不會再找我麻煩。”

劉建明扭頭看了一眼迷迷糊糊,明明已經不太耐煩卻依舊開口回應自己的陳永仁,低笑一聲。“嗯,這樣就好。”

——————THE END——————

评论(1)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