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沙】他牺牲了自己,成就了世界(5-10)

【狄沙】他牺牲了自己,成就了世界(5-10)



离开皇宫后,狄仁杰并没有直接回家。走在街上的他不断地被民众们打招呼,不少小商贩硬是给他塞了些新鲜的蔬果。若非看着狄仁杰再也拿不了更多了,他们也不愿意放过为国为民的狄大人。


商贩们遗憾地看着自己手上的商品,为不能向狄仁杰亲自表达谢意而感到遗憾。他们只能目送狄仁杰离开自己商店范围,走进卖酒的店家。


狄仁杰在店内转了一圈才选好想要的酒水,刚要拿银子付钱却被店家阻止。


“如果没有狄大人,咱们这些小商贩也不会有现在的好日子,这酒咱不能收费。”老实巴交的店主这么说,愣是不肯要狄仁杰递过去的银钱。狄仁杰无奈,如若他还年轻,遇上这种事,直接把银子往桌上一放迅速跑走即可。但现在他已经老了,速度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灵活轻快,而且能够帮他一把的友人都已经……


狄仁杰最终也没能成功让店家收下费用,他托着酒罐,慢慢地往城外走去。



城外几百里外是一片树林,一般情况下并不会有人出现。狄仁杰熟练地在无法分辨方向的树林里穿梭,左转右拐走到几块墓碑前。他扶着其中一块墓碑慢慢蹲下,将被硬塞进怀里的东西供放在墓前,又从外衣内拿出酒杯,倒满刚买的酒水。


“尉迟兄、东来、静儿,我近来事务繁忙,无暇过来看你们,实在抱歉。”


“说是无暇却并非朝廷动荡、外藩来袭,你们皆可放心。”


“几天前去见过王溥,他说我身体至今尚算健壮,已是难得。”


“我膝下三子一女,性格分别似足你们。最小的幼子也似足一人。我分明该最熟悉的人。却不知为何,被我忘了。”


“那人,你们认识吗?”


“我总觉,你们都曾跟他有过很深的交往。”



当狄仁杰庆祝完自己的七十大寿后,身体明显变得虚弱。他的视力跟听力开始弱化,与此同时记忆也在减退。他开始不记得近况,反而将以前的往事牢牢刻在心里。很快,他忘了自己的子女,忘了自己的妻子,忘了自己的家庭,忘了几十年来破过案子的详情,忘了跟天后的种种纠葛,忘了大理寺。


但他却还记得尉迟真金,还记得初见时那一头似火的红发和那双灰蓝包裹着的金棕。完全跟本人性格一样的瞳孔。表面是极地的冰块,看上去色浅,一不小心却极易让你被其中的冰冷灼伤。但当你真正被他放入眼中放到心里,你就会感到独特的温暖,如同蜡烛发出的微弱火焰。


他还记得裴东来,还记得那如雪的毛发,如同终年不化的雪山巅峰被,一身黑色大理寺制服所包围,黑与白在这彩色的世界显得那样凸出。还记得与他师父十足十相似的脾性,也是那般火爆、易怒、倔强却重情,还有些许面对心仪女子时略显不经世事的手足无措。


他还记得上官静儿,还记得那名护他一时平安的坚强女子,不知不觉间动了情却独自在恩人与本心间挣扎徘徊,最终做到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固执女子。她用独属自己的方法在不同人心上留下印记,武曌、裴东来甚至自己。这么好的女子不该命绝于此,狄仁杰记得自己时不时想起上官静儿时,都会这么下结论。


狄仁杰知道自己忘了很多。但是狄仁杰总觉得自己在很久之前就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人,一些很重要的回忆。



狄仁杰一直在试着回忆。他试过问不同的人,很多与他相识足够久的人。但是都没有得到答案。


狄仁杰一直不知道,其实他会忘了这个人这些事不是因为其他,而是他迫使自己忘记的。


其实在狄仁杰问王溥的时候,王溥回答过。狄仁杰问天后的时候,天后也回答过。只是狄仁杰在得到答案后,再次迫使自己忘记,忘记其实自己已经得到答案了。因为藏在深处的自己知道,如果知道了答案、记回了一切,自己的世界就会崩溃。


狄仁杰不能崩溃,因为他不允许自己因为这个就倒下去

狄仁杰不能崩溃,因为世界的大半靠着他才撑得起来。

狄仁杰是重要的。


『沙陀忠!造化弄人,竟安排你我在此相遇』

『我们认识吗?』

『我是你生命中的贵人,你的命运将因我而扭转。』

『查案首要:过目不忘。』

『是天意,老天爷不让我们死,必定是有所安排。』


「我—还—没—输!」


弥留之际,狄仁杰终于想起那个人,那些过往。



女帝在最后一刻赶到狄仁杰床前。


年岁已老的女帝走路蹒跚,由身近多个女官扶着挪步到自己国老面前。


狄仁杰迷迷糊糊间费了很长时间才看清了面前之人。他微笑,“天后,我这一生为国尽忠,为民谋福,自问既对得起天地也未有愧对于君民。只是,我仍是欠下不少债孽。”他停下喘息几声,继续道:“其中有一人,我欠他大半辈子。”


‘天后’坐在床沿,沉默地听着。


“如今,这世间我已经管不了了,也不愿再管了,仅愿陛下记得当年与我的约定。”


‘女帝’点点头。


“那么,我是时候去偿还我欠下的债了。”狄仁杰目光散涣,眼睑无力地晃动几下,最终平静地合上,安详如同睡去。


公元700年,狄仁杰卒于自家,享年七十。




后记:

呼,写完了。


嘛,虽然身边大部分人都觉得沙陀很可悲很可怜,但作为主角控,我还是觉得老狄的悲剧成分大于所有人。

表面上看(并不),沙陀被老狄背叛,固执地要完成反妖后的壮举,甚至不惜斩杀所有阻碍他的人。正如老狄所说,他已经变成鬼了。但是往深层想去(所以说并不),活着的永远比死去的需要更大勇气。沙陀很重视狄仁杰,那狄仁杰就不重视沙陀了吗?怎么可能。如果不重视,何苦领着他这么多年,甚至连造反都由着他陪着一起。

他会不知道造反成功可能性偏低嘛吗?他会不知道造反失败的后果吗?不他知道。所以更要拉着沙陀一起。因为他知道没了自己,沙陀会变成鬼。他更知道,没了沙陀,自己也会变成鬼。


后来狄仁杰可能想通了。他明白了统治者是谁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百姓能否安居乐业。君主是女人又如何,只要能够为人民带来福祉即可。他想通了,所以他投降了。但是沙陀想不通。


一别八年,从友变敌。有谁的打击比狄仁杰更深更重?


最终他甚至要亲自将挚友生命夺走,尽管他本意并非如此。但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罪恶感同样深重。心理学表示(别信),当一个人的心灵或者应该说是大脑深处感受到自己即将因为什么崩溃或者发疯,就会下意识将那些回忆封印。这就是我们经常在电视剧啊电影啊动画(特指未来日记女主角)啊看到的『选择性失忆』(假的。真的别信。)


到现在还很印象深刻的一个场景。老狄有点狼狈地站在马边,一边收起手中的图纸,一边眼角含泪,悲伤地仿佛天塌了。他一直是笑着的,不管是落难、被抓进牢狱、面对帝君、面对挑衅、面对一切他都是笑着的。所以那一刻被那点泪光震到了。


所以我认为一切结束后,狄仁杰会‘被’选择忘记。之所以说‘被’是因为选择性失忆不是我们想忘记就能忘记的,是大脑决定的。他忘了一切,直到生命的最后,大脑确定他不会再因此而对身体精神造成任何伤害,就把所有记忆放出来了(我编的,没有科学验证)。


狄仁杰是可悲的,他为了世界牺牲了自己。


最后附上由@慎言 大大提供的、(我认为)很符合本文意念的一段词,相信各位都熟悉的一首:


《江城子》  苏东坡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PS. 对不起我这个话唠,后记居然写这么长_(:з」∠)_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