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沙】说好的地老天荒(报社文 想虐虐不了我容易嘛我)

昨天看完某个混蛋的黑泥之后的报社,但是还是写不出想要的味道。嗯我承认我是个渣渣。原本想要有多虐就写多虐的,但是后来……写过的虐太少了,写不出更新鲜的东西了。自己回看这篇,也不觉得有多虐。我就想要报复一下某人昨天戳我泪点都做不到QnQ

正文:

等我,我很快来接你出来。

沙陀站在大佛通心柱前,听到最近情报不由得一阵恍惚。但很快,他就恢复坚定。他甩开袖子,没有束紧在手腕的衣袖在半空划出决绝的弧度。沙陀负手离去,右手不经意碰到冰冷的铁钩子,心下泛起一股辛酸,很快化成寒冰包裹起脆弱的心。如今的他,不再是当初那个懦弱无能、只能躲在那个人身后的小医工了。

想起他,久违的温暖重新注入被寒冰覆盖的心脏。沙陀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心想:等我,我很快就会让你出来。很快。

“大人,贾颐好像发现了什么。”有人无意撞到他,低声在他耳边嘟囔了一句。

沙陀垂头,作出一副唯唯诺诺、恐慌不已的姿态,口中却也是低声应道,“既然如此,那就杀了吧。正好他碰过平安符。”语气里的怨毒仿佛贾颐是他杀父仇人。说完,他又用软弱的、卑微的声音不住道歉,看上去很怕惹麻烦上身。

为妖后尽忠的都是敌人。与他为敌的,都该死。

贾颐的死期很快就到了。过没几天,未免节外生枝,他命人去将贾颐的书房烧了,还让人伪造成是意外失火。那个该死的薛勇,只会占着大理寺卿的位置,却什么都做不了。如果尉迟大人还在,如果他还在,如果自己还在……

沙陀一阵恍惚,一时间,他仿佛回到了八年前,那段美好而脆弱的时光。

但一切都被毁了。毁掉这一切的,是高高坐在王座上的那个女人。带着睥睨众生的眼神,用鬼神都阻挡不了的手段,打破了那些平静和刺激。

薛勇也得死。他占了他不该得的位置。

倒是他身边那个后生,浑身雪白。一脸的高傲使他想起故人。那个少见的能与那个人争锋相对的大理寺卿。那个不管表面多么不爽,私底下与狄仁杰,但在正经事上却愿意退让由狄仁杰做主的尉迟真金。

薛勇死了,堂而皇之地被他用毒,杀死在那个女人面前。在他听到这个大快人心的消息的同时,还有一个令他崩溃的消息随之而来。

他回来了。他回来了。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我明明还只差一点点。你也要为妖后尽忠吗。明明八年前带头反她的是你。明明是你。是你。因为是你,我才会……不。不对。不是你。他在八年前就死了。你是占了他身体的怪物。他已经死了。我也已经死了。都是妖后害死我们的。我要报仇,报仇,报仇。

沙陀从王爷处得知狄仁杰会在哪里下榻,然后他派人去杀他。那不是狄仁杰。那只是被其他东西侵占了身体的怪物。狄仁杰已经死了。可惜,就算只是个占领了身体的怪物也一样拥有了他所有能力,他还是那么聪明,还是那么机智。

刺杀没成功。

没过多久,沙陀就在通天浮屠的水池旁见到了他心心念念想要见的人。沙陀没想到这个冒牌货居然敢如此堂堂正正地站在自己面前,还说能重逢是命运。但是沙陀不能显露分毫,因为妖后的眼线布满整个通天浮屠。所以他假装惊喜万分,假装为狄仁杰回到大理寺感到有些不满、有些担忧却也还是为他感到有些高兴,就像以前的他会这么做一样。

他想要知道这个冒牌货究竟追赶自己到什么地步了。却发现冒牌货就是冒牌货,只知道了是阳光引发的毒性,却连什么毒都不知道。沙陀一边轻蔑地在冒牌货跟大理寺少卿还有那位妖后极为重视的钦差面前挑拨,一边看着他们毫无默契地彼此拖后腿。

我辛辛苦苦布的局才不会被你们破坏呢。如果狄仁杰还在,如果尉迟大人还在,如果他自己也还在……

但是就算只是个冒牌货,就算用的只是本尊八成不到的能力,但那可是狄仁杰,果然不容小觑。终究是被发现了。

“你只是个冒牌货!你懂什么!”

“沙陀,收手吧。”

“闭嘴!与他为敌的,都该死!为妖后尽忠的,就是与他为敌!你不是他。他是反妖后的,不会为妖后做事。他说过跟我一起,直到地老天荒。狄仁杰从不会说话不算数。背叛誓约的,不是狄仁杰。狄仁杰八年前就已经死了。沙陀忠也死了。你是冒牌货,我也是冒牌货。”沙陀从咬牙切齿到平静最后面带微笑,好像京剧中的变脸把戏。只是他做来,显得特别诡异。

“沙陀!”狄仁杰抓住他的手臂,眼中有着哀求。“收手吧。你要把自己也变成鬼吗!”

“我不是沙陀。沙陀在八年前已经死了。”沙陀看着狄仁杰,低声呢喃。他猛地抬起头,盯住狄仁杰,“他已经死了!”

终于,太阳升起。沙陀站在大佛的左眼,他深深地、深深地看了狄仁杰最后一眼,然后重心往后倾倒。

计划已经进行到最后了,就算没了他,也不会再出差错了。

沙陀忠早就该死了。早在八年前,他就该死了。之所以如此屈辱地、行尸走肉般地活着,不过是为了完成狄仁杰的意愿——反对妖后。意愿达成,沙陀忠也不该再继续存活了。

最后一眼,带着终于重现的清醒。

我知道,对你而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但对我来说,什么民什么社稷什么君都抵不过你一句反妖后。只要你说,我哪有不从的。我不像你这么聪明,认定了,就只有这一个,再好的,我也不要。

你说过,如若反妖后此举成功,我们就隐退,离开洛阳。尉迟大人会跟我们一起走。

咱们找一个乡野人家,不再管朝堂上的尔诈我虞。我可以当个教书先生,沙陀你就在隔壁开个小小的医馆,至于尉迟,他平时可以教孩子练武强身健体,不时外出接个走镖的工作。

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活,一辈子,地老天荒。

可惜,实现不了了。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