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沙】逍遥魂 上(啪啪啪有、媚药有)

为了肉而弄出来的中篇,第一次写啪啪啪所以不要对po主有任何期待。烂到一个程度是自己回看这篇都觉得很差劲,但是……我尽力了!!ORZ有任何问题都别来找我,我才不会承认这篇是我写的呢!反正我以后都不会写啪啪的啦!╭(╯^╰)╮

本篇因为太长所以分成上下篇,为了方便阅读,上篇里暂时木有啪啪啪,都是剧情,因为po主就是个话唠。而下篇会是纯肉,如果不想看可以直接去看下篇。反正这就是一个老狄被下药然后跟沙陀互诉情意然后啪啪啪的故事。

正文:

清晨,太医王溥的医馆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宁静。睡眼惺忪的小徒弟摇摇晃晃地走去开门,一边嘟囔着:“谁啊,大清早地扰人清梦。”

门一被打开,门外的人已经嚎了一嗓子把屋里的人都吵醒了。“师父!救命啊!师父快来!出人命啦!”

一边嚎叫,那人一边拖拉着什么往屋里挪。

“大……大师兄?”这一嗓子直接把还半梦半醒的小徒弟震醒了,他愣愣地瞪着一向瘦弱的大师兄背上拽了一个人,一边往屋里使劲跑……不对,是挪。但很快他就上前几步把人扶稳,加快速度。

对面,一个满脸胡子,看上去非常不爽的小老头冲了出来。一只食指准确无误地戳在来人的额头上,一边骂骂咧咧地:“你个臭小子,大清早的嚷嚷什么嚷嚷!赶着投胎是吧?!老子刚睡着就被你吵醒了。你成心不让我安眠是吧!混小子也不想想是谁把你捡回来,好吃好喝地养大了,现在还进了大理寺……”

“师父!师父!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快帮帮忙。”模样清秀内向的青年直接打断小老头的碎碎念,将自己背上的人拉扯到老头儿面前。指着他说:“他中毒了,跟之前轰动神都的逍遥魂的死者是同一种毒。师父你说过这种毒是有救的吧?快呀!”

被拉扯出来的人重心不稳地向前扑去,在倒地前被沙陀再次拉住,软坨坨地靠着沙陀,浑身无力。有些散乱的头发盖不住通红的脸跟迷蒙暧昧的眼神,他一只手被沙陀绕过自己脖子,挂在沙陀另一边的肩膀。他晃晃脑袋好像不懂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眯着眼打量着身边的人,发现贴自己最近的是熟悉的人后,缓缓用脑袋在对方脖颈弯蹭动。

“沙陀……”他低声呼唤,声线因为情动而显得嘶哑低沉。

“咦?逍遥魂?”原本恼怒的老头儿看了眼症状后,马上兴趣大增,连被人打扰清梦的怒气也被他扔到九霄云外。他小心翼翼地托住情动人的脸仔细打量,然后招呼着周遭的徒弟们,“来来来!快把那家伙抬进房间,正好给我的解药做试验品!”

他兴奋地围着人转着圈圈,不时离开去增减药材,捣弄了好一阵子。

早晨,他踏出房间门。冷静下来的他一脸严肃地说,“逍遥魂的毒性已经被我抑制住了,只是媚药我就没办法了。”他摆摆手让沙陀进去。

“啊?!那……那怎么办?”沙陀一愣,叫喊起来。“师……师父,您不能这样啊!”

“我怎么不能这样!反正媚药又死不了人,你随便找个女人给他行行房泄泄欲不就得了。别再烦我了啊,我要吃饭了。”王溥把胡子一甩,昂首离开了。

沙陀愣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把那人扔在房里不管吧,他觉得不太好;让他去青楼楚馆找个女人来吧,只怕他还没带回来,狄仁杰就已经熬过去了。再说着青楼楚馆里的女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身体有问题,就算没问题,那人品性情也不知道会不会出岔子。

没错,房内中了媚毒的人正是如此风头名声最盛的神探狄仁杰。至于为什么会中毒,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沙陀。当时狄仁杰带着沙陀去捉拿凶手,不幸途中失散。沙陀在寻找狄仁杰时救下一名差些被客人折磨死的青楼女子,不料这名女子正是狄仁杰跟沙陀要捉进牢狱的,最近犯下多宗杀人案的凶手。女子见自己真面目被戳穿,为了逃跑就往离自己最近的沙陀面上撒去一把粉末。

幸而,狄仁杰早有警惕,及时将沙陀拉开。他自己却因此的吸入些许粉末。就在凶手即将脱逃成功时,随之而来的大理寺卿尉迟在沙陀大声提醒下将她捉拿回大理寺。

而沙陀则拉着狄仁杰往他师父王溥处奔来。原本狄仁杰还能勉强被沙陀拉着走几步,到后来狄仁杰已然因为毒性发作而软成一摊,完全靠沙陀拉扯着。也算狄仁杰够机智,在吸到粉末那一刻已经屏住呼吸,使他中毒不深,王溥得以去除逍遥魂的毒性。

然而,不知道究竟是王溥偷懒还是因为其他什么,他只除去了对身体有害的毒素,却保留了逍遥魂中媚药的成分。

逍遥魂,顾名思义,是可以连灵魂都得以逍遥的媚药。但是同时,它却是世间罕见的毒药。在中毒者与别人交媾后,他们会在快感达到最顶端的那一刻迅速失去精力和体力,同时死去。

正因为这个毒药如此罕见,所以不管是大理寺上下还是二圣都非常关注此案。

现下,逍遥魂一案已破,神都上下不管是谁都可以暂时松一口气了,只是破了奇案的功臣如今却……

“沙……陀……”房内,狄仁杰低声唤。

一时间,沙陀不再顾及狄仁杰还身中媚毒,一晃身就进了房间。“我在。你想要什么?”

狄仁杰看着心心念念的那人走进屋里,带着黄金般的阳光。他微微一笑,“水……”还是那把嘶哑低沉的嗓音。

“水。你等等。”沙陀打量了狄仁杰没一会儿就转身走往摆有茶壶的桌子。心里又是松了一口气,可以看得出狄仁杰比刚才清醒得多。虽然他还身中媚药,但是狄仁杰的自制力却不是普通的强。沙陀倒了杯隔夜的冷茶赶紧送到狄仁杰嘴边。

狄仁杰一时没抓稳,杯子中的茶水全倾洒在沙陀的衣服上。狄仁杰一脸的不好意思,反倒是沙陀满脸无所谓,甚至反过来安慰狄仁杰:“没事,你逍遥魂毒性刚清,而春药成分却没能去除,浑身没力气是应该的。是我没设想周全……”

“你既知我体内尚有春药,怎地还敢跑进来。”狄仁杰抬头看他,眼睛里有细微的黑色风暴在集合。“你就这般信任我么?”

“但你是狄仁杰啊。”沙陀睁着迷茫的眼睛,瞳孔里是那么清澈那么漂亮,好像还没长大的孩子,还不知道世间险恶,还相信着所有美好。让人忍不住想要摧毁。让那双眸子染上属于自己的色彩。

——————TBC——————

貌似下被和谐之后就在订购那里显示不了了,各位请移步到我主页看下篇

评论(2)
热度(40)
< >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