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沙# #抱抱#

给某人的投喂,她说想看啪啪啪,我写不来,然后又想看抱抱,我能写了就赶紧写了给她,好让她睡个好觉。难为她困死了还在等我磨蹭着一边听着智取一边写。


正文:

裴东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把这个看上去懦弱实际上更懦弱的人带回家。而且一养就是好几年。那天裴东来在大理寺熬夜好几天为了某个奇案,回到家的时候几乎一个撑不住要往地上摔。


在大理寺少卿的一世英名即将毁于一旦的时候,被一个瘦弱却有力的手臂急急接住。半眯着的眼睛瞄见平时木讷的中年人,表情依旧没变化的僵硬,但眼睛中却透出一股焦急。


裴东来抓住沙陀的袖子想要站起来,却又是一时无力倒进沙陀怀里,下一刻便没了意识。


沙陀愣愣地盯着倒在自己怀里的青年,不多时才收紧手臂将青年搂紧。半拖半拉地带着裴东来往房间走。好容易将人扔进床上了想走,下一秒就被人拉住衣角,扯进床温暖的被中。


沙陀不舒服地扭扭身子,但越是挣扎裴东来就抱得越紧。久违的身体散发的热气和温热的呼吸环绕沙陀,沙陀闭了闭眼,似是想起什么。


第二天,裴东来醒来,发现怀里躺着难得显得乖顺的沙陀,身子微微蜷缩着往他怀里靠。阳光透过半开的窗口照在他脸上,带着飞旋的尘埃。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安静。


评论
热度(11)
< >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