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沙# #小段子#

【狄沙小段子】


所有题目来源 @慎言  插了一个狄沙尉不喜可跳过。

P了个S:所有小段子并非按照时间顺序。

再P了个S:不定期更新。也许以后的就单独放出来,这次主要是太懒不想一个个弄了。


题目:搂腰


虽然早就知道沙陀是不会应付女孩子,但是却没有想过真正看到的时候,这个刚认识不久的大夫会是如此……可爱。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眼中掩饰不了的笑意会不会被他发现。不管怎样,一定没有瞒过站在身边的花魁。尽管这个女人很美,真的很美。但是在自己眼中,那个红着脸躲过花魁的视线的纯情男孩更让人心动。雨点轻轻击打那把红伞,鲜艳的颜色蔓延到了那一袭白衣,那么美。


见他几乎想把头埋进地上却背对着自己跟花魁,假装镇定。差点,引以自傲的自制要崩溃。不忍让他再这样尴尬下去,随意应付了花魁几句,极其自然地搂过沙陀的腰——惊讶地发现他的腰竟会如此纤细——躲进那把红伞里面。


伞内的空间很小,自己的呼吸几乎全部都吹进沙陀的耳朵。看着那只红透如同红宝石的耳朵,悄悄笑了。


题目:无意相触时变形的掌骨和扭曲的指节,灯下散漫的长发,鬓边霜雪,再无法挺直的脊背


没有人知道当上官静儿决然地脱下两人衣服的时候,当她一头青丝散落的时候,狄仁杰想起的只很久之前看见的,难得沙陀披散着头发的样子。那一头不长的头发柔顺地贴在沙陀的背上,带着不知道是因为长期扎成辫子还是天生的弯曲。


那天起,他就想着怎么也要去找沙陀。即使只是看他一眼也好。但是他没想到再见到他的时候,他看上去会如此……沧桑。他的鬓发竟在这短短八年里白了那么多,而且脸上晒黑了——不过也是,天天日晒雨淋的谁能不晒黑呢——还长得结实了。看上去应该不再是原本那个一见到姑娘就会脸红结巴的小伙子了。没想过再次见到他,他就会再也挺不直腰了。


八年,这就改变了一切。不管是外貌还是……立场。


“收手吧!”

“妖后夺走我的手,我必须要她付出代价!”狄仁杰看着沙陀在风中飘扬的发丝,


题目:青瓦长忆旧时雨,朱伞深巷无故人。


又下雨了。

狄仁杰轻叹。在这个不见天日的鬼市,几乎天天都是雨天。


忽然,他眺望远处的时候,看见一把红伞。红得那么鲜艳。红得那么耀眼。在这个黑白灰的世界里,那么鲜艳的颜色那样少见。一下子就把他带到过往。


他向来是如此不擅长面对女孩子。第一次见识到的就是办龙王那个案子的时候。一看见花魁,就直接愣住了,硬是转过身才继续把话说完。


在王溥不知道的时候,他曾经偷偷跑到洛阳的那条街道。那是雨天,所以自己很安全。即使有可能会在下一秒就出太阳,然后自己会像那个人一样自燃,灰飞烟灭。但是他就是想再回去一次。再看一眼也是很好的。


站在原本的位置。但是物是人非。


那道墙还是那个颜色,天空还是如此灰蓝灰蓝的,身边经过的伞都是纯白色的。那个打着红伞的人已经不在了。即使自己撑起一把红伞站在那里,他也不会出现。他不会,再次出现了。


是我害死他的,是我。

此时,世人眼中强大无比仿佛永远不会被打败的神探狄仁杰忽然弯下身,如迷路的孩子般嚎啕大哭。


题目:单手绾发的沙陀监工


沙陀坐在镜子前,单手笨拙地绾起长了不少的发丝。一不小心,好不容易差不多完成的发髻没固定好,一下子散开。


如瀑般柔顺的及腰长发带着天然的微曲披散在背部。微一晃动就随风飘扬起些许发梢,露出不再白皙的脖间,带着日晒雨淋的粗糙。


沙陀轻叹一声,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在做什么事,失去左手的痛和耻辱,他永远不会忘记。至死都会记得,来俊臣当时带着狰狞的笑容对自己说,“你不是医生么?废了你一只手,看你怎么继续当医生。”


他的右手带着微微的颤抖,抚上代替左手的铁钩。‘总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的。’


“大人?工人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要开始了!”


“知道了。”他扬声回应。叹了口气,重新开始绾发。


题目:医者不自医


沙陀发烧了。在他陪着狄仁杰和裴东来一起在大雨滂沱中跑遍洛阳的每一个酒家,只为了找一个右手生有六指的厨师。


由于他只顾着给另外两个生活无法自理的神探熬姜汤烧热水,结果那两个人没事,自己反而病倒了。


沙陀向来身体很好,只是病来如山倒,就算是医生也不例外。看着沙陀满脸红晕,全身无力地瘫倒在床上,大唐两个最伟大的神探慌了。一个手忙脚乱的跑到厨房打算给沙陀熬粥,另外一个一声不响地冲到王溥那边,硬是把这名医术高明的大夫半拖半请地带了过来。


“臭小子,不就是发了个烧么。用得着这样绑我过来么?”嘴里抱怨着,但王溥还是很认真地检查着。没多久随手拿起一张纸龙飞凤舞地写下药材,递给身后的人,“呐,拿去。按着药方,每天吃三次,三天后保管药到病除。”


题目:熬药+缝缝补补

沙陀坐在灶台前,刚滚的水发出咕噜噜的声响,声音很轻,如果不是因为厨房安静,这声响根本不会被发现。沙陀抓起早已准备好的,分量被精细控制的药材扔进砂锅里。盖上盖,沙陀坐了回去,拿起刚才被自己放在小桌上的才做了一半的、用西域冰蚕丝做料子的软甲继续织。


这是之前狄仁杰破了奇案后,皇帝特意赏赐给他的。传说这冰蚕丝入水不濡,投火不燎,是极好的宝物。鉴于狄仁杰总会遇上莫名奇妙的麻烦,沙陀决定用这冰蚕丝做一件软甲给他,起码能让他避免些许危险。


蒸发的水雾模糊了沙陀略显女气的脸,在灯火的照耀下,沙陀认真仔细地用一针一线勾勒出一件贴身软甲。在此时,岁月静好而安详


题目:洗菜

他一身浅色衬衫和灰色西装裤站在洗碗池前,轻而缓地挽起衣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跟以往一样,时光明明走的那么快却仿佛没在他身上留下过深的痕迹。这是狄仁杰回到家看到的情形。


沙陀因为背对着狄仁杰,而且厨房跟门口有一段距离,再加上狄仁杰刻意放缓了动作,所以他并不知道狄仁杰已经回到家。衬衫袖口已经被挽好,沙陀拿起挂在门口的围裙,那条挂在男人身上会显得女气的围裙穿在沙陀身上却不知为何让人感受不到任何违和感。


这条水墨画为主题的围裙是静儿跟武曌去江南旅行时,抱着玩笑的心思买回来当纪念品送给沙陀的。相信她们怎么也想不到,沙陀真的会穿,甚至天天做饭时都会穿着它。


细心地穿过带子并系好在腰间,沙陀又捋了捋有点掉下来的袖子。他弯下腰,提起被他放在地上的刚买回来的装在白色塑料袋里的青菜,仔仔细细地用清水冲洗干净。水声哗啦哗啦地从水龙头里流出来。


一瞬间,向来口才能够气死神佛说活死人的狄仁杰有些失声,他不知道在这个时间,这个情景下,他能说些什么只有满满的不知名的感动。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