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喝醉# #陳劉# #劉陳# #明仁#

#另一個結局# #喝醉# #陳劉# #劉陳#

那天是阿仁的生日,大夥拉着阿仁硬是把他扯進了卡拉OK,還叫上了好幾打的啤酒,一瓶紅酒和一瓶白酒。阿仁經不起一個個輪流給他敬酒,結果最後所有的酒有一半都進了阿仁肚子。衆人看着喝醉後的阿仁渾身散發着更濃厚的憂鬱氣場,額前碎髮因爲酒精導致身體發熱而被汗水打溼,原本柔順觸感美好的髮絲被打溼後變成一縷縷,在昏暗光下依舊投影在眼睛上,增強了身上已經足夠強烈的抑鬱。

醉酒後的阿仁並沒有發狂,反而是安安靜靜地坐在那裏,腦袋歪在卡拉OK的沙發背上。鼻子尖上發紅,就好似小丑故意做的大紅鼻子的顏色。緊閉的眼睛不時睜開,帶着迷茫的眼睛水汪汪的,讓人看了一眼後就不忍再轉開。那雙吸引人的眼眸環視一週,在沒有看見想要看到的人後又悄悄閉上。眉毛不知是因爲失望還是因爲其他而不自覺地耷拉下來,使總纏繞他周身的戾氣終於完全消散,散發出純潔無辜的氣息。雙唇爲了呼吸空氣不自覺地微微張開,形狀美好地讓人想湊過去細細品嚐。

正在有人快要趁阿仁醉酒而佔便宜的時候,接到阿仁副手電話的阿劉終於趕到了。他先是皺眉看着混亂無比的場面,得到副手示意後跨過場子來到包廂最深處。看到滿臉通紅的阿仁,眉頭皺的更緊。他先把手貼在阿仁額頭,還沒測到溫度就首先被汗水溼了手背,他沒在意。在發現阿仁並無發燒後先鬆了口氣,彎下腰將阿仁支撐起,期間躲開其他人企圖幫忙的手。

感覺到有人在移動自己,阿仁輕哼一聲:“明?”

“是我。我帶你回家。”

阿仁沒再回答,只是輕輕將頭挪到阿劉的肩頭,緩緩磨蹭。

在走出包廂之前,阿劉先跟副手道了聲謝,順便警告他如果不想阿仁胃潰瘍入院就不要再帶阿仁來這樣的場合,就算帶來也別再這麼拼命灌酒了。

面對阿劉沒再壓抑的憤怒和眼中彷彿要殺人的黑暗,副手顫抖着答應了。

回到家,阿劉輕手輕腳地將阿仁放在牀上,給他蓋好被子。看着睡得安穩的阿仁,他猶豫了很久才進浴室開了熱水浸溼毛巾,走到牀頭用不會吵醒阿仁的力道給他把身上的汗擦乾再換了一身睡衣。

等一切都完成後,阿劉快步走進浴室,打開花灑調至冷水。此後浴室裏除了水聲還能聽到隱隱約約、很是壓抑的低吟。

这是平安夜晚写的,因为第二天要离开,经历两天没有网络的日子。为了不让脑洞来源 @慎言 饿死,连夜赶出来的一篇东西,不过反正本人不到凌晨都睡不着,倒是幻想着醉(xiu)酒(se)可(ke)爱(can)的阿仁倚躺在卡拉OK的沙发上,眼神迷离,脸色泛红,双唇微启,让本人大半夜的有点上火跟失血过多【笑

终究是喜欢阿仁跟阿刘之间的互动,温馨温情温暖。仅仅是稍微一想,世界上的某处(更是我正居住的这个某处)曾存在过这两个人,就让我感觉整个看似冷情的社会里变得更为美好。

最后,给阿仁跟阿刘说一句迟来的:圣诞快乐,在另一个世界要好好过啊。

评论(3)
热度(7)
< >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