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論睡覺的地方# #陳劉# #劉陳#

#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論睡覺的地方# #陳劉# #劉陳#

前兩天家裏wifi出問題,與外界完全失去聯繫。凌晨,習慣晚睡的我即使沒有了網絡依舊無法入眠。坐在電腦前重溫無間道,原本迅雷還在下載另一版本的無間道,這次的版本不再有音軌跟畫面不搭配的情況,很是期待,但是斷網使我只能先看着好不容易下載下來的第二集。看着看着,手癢,便點開存腦洞的文檔,一一瀏覽。發現這個很喜歡很喜歡的腦洞,開始下筆。許是無法聯繫外界的難得的清淨讓我安安靜靜地開始幻想。很順利地,這個腦洞就被我寫完了。

一直覺得阿仁就是個孩子,對於重視的人,他會習慣性地亂翻他們的東西,李醫生如此,後來的阿劉亦是如此。以至於,他們兩人最終只能失去做朋友的機會。

在另一個結局裏,文字中這個時間點的阿劉早已經處理掉對自己不利的文件,所以即使阿仁再怎麼亂翻也不會找到那些破壞一切美好的東西。他會靠在椅子上,閉眼享受着太陽的溫柔照射,一邊等着阿劉回來。阿劉會急匆匆地回到辦公室,不爲害怕阿仁發現不該發現的東西,而是擔心他等得急了。在發現他睡着後,他會一邊安靜地辦公,一邊讓阿仁能夠安詳地繼續沉睡。美好的一天,就這樣靜靜地結束。

能夠得到阿仁的認可得有多麼難,阿劉該慶幸在這個結局裏,他擁有了一切。一切在原本結局裏無法想象的,光明的未來,再一次的選擇機會,還有阿仁。

很抱歉在開頭就廢話那麼長,還劇透了不少。也許下一次,我會考慮把自己的廢話放到最後,免得影響只是單純來看文字的人【笑

最後,感謝腦洞來源: @慎言 以下內容有少量直接引用腦洞來源的文字,畢竟有時候她的用詞比我的好。由於引用不多,爲了不影響閱讀我就不特別標註了。

正文:

在首次收到獲得晉升的通知之後,阿仁第一時間跑到阿劉的辦公室,卻被阿劉同僚告知他正在開會,他還需要起碼半個小時才會回來。

阿仁無聊地在阿劉辦公室亂翻亂看,不一會兒就把整個辦公室翻遍了。然後他便毫不客氣地一屁股坐在阿劉那張看上去很舒服,坐上去更舒服的辦公椅上。他坐在椅子上左右晃着,移動到對窗的位置,他舒服地閉上眼。陽光透過百葉簾灑進來,黃昏的光線並不刺眼。阿仁眯着眼,隱約好像看到窗外是大片蔚藍漂亮的大海,那個時候維多利亞海並沒像後來那樣被污染得成陰沉天氣般的深藍,反而清晰地將天空倒影展現在眼前。

這個地方真不錯。阿仁想着,在溫暖的陽光照耀下,不知不覺中就睡着了。

等阿劉聽到阿仁來到自己辦公室便匆忙趕回來的時候,唯一看到的只有躺在自己椅子上睡得很沉。難得見阿仁能夠睡着還睡得這麼好,阿劉並不願意吵醒他。他放輕腳步,退出自己辦公室,讓手下一個警員再拿一個椅子來。自己就坐在那張椅上開始處理公務。爲防會吵到阿仁的好睡眠,阿劉每一個動作都放輕,整個辦公室除了空調吹出的風聲,一點聲音都沒有。

傍晚,阿仁終於睡醒了。一睜開眼還是首先警惕地看了看四周,不過依舊在看見坐在對面的阿劉後,瞬間放鬆下來。他舉起手,伸了個懶腰,很快就被時不時查看阿仁動向的阿劉發現。阿劉給他點點頭示意後,就繼續垂頭辦公務。

阿仁左右看看,想了好久才說,“我睡着了?”

“嗯。”阿劉應了一句,頭也沒抬。

“哦。”阿仁縮回肩膀,硬是在放滿文件夾的桌上找到位置,趴在上面。他直勾勾地盯着還在處理文件的阿劉。

後來有天阿仁出警回來,阿劉給重案組開會,他就垂着頭倚在玻璃牆上,在會議室外面等。時不時抬起頭,卻只是盯着阿劉不放。

這一現象被好事的下屬看到後,起鬨着說:“劉sir快看,你家屬在外面等你呢。”帶着一臉壞笑,他用下巴指了指門外。

阿劉一扭頭,看見幾乎將整堵玻璃牆都變成陰暗背景的阿仁。愣了愣,拿着檔案的手晃了晃,“ok,那我先出去一下。”

出去看到阿仁雙手插兜低著頭靠在牆上,頭髮散落下來擋住臉,散發著濃濃的憂鬱氣場。這個男人總是這樣,一個小動作就能夠輕易引起自己的強烈的感情。

阿劉歎口氣,走過去說,“怎麼過來了?”一時沒忍住,伸手在凌亂的頭髮上揉了把。從手心傳來的,依舊是那柔軟的觸感。

阿仁揮開阿劉的手,不滿地抬起眼睛透過碎髮望他一眼:“找你借辦公室鑰匙。別碰我的頭髮,已經夠亂了。”

劉sir說,“你知道就好,爲什麼你就是不肯好好打理一下自己呢。要鑰匙是吧?”已經下意識拿出鑰匙包開始解鑰匙,忽然覺得哪裡不對,於是阿劉一邊遞過鑰匙,一邊隨口問了句:“等等,你要我辦公室的鑰匙幹嘛?”

阿仁接過鑰匙,也很隨意地回答:“有點累想睡一覺。”

阿劉看着拿過鑰匙扭頭就走的阿仁,無言以對。

此時,剛好路過的楊長官一臉欠揍的笑臉,“想睡覺?我辦公室有牀啊,再不濟我的椅子也是是根據人體工學做的,怎麼也比總督察辦公室裏的那張舒服啊。”

阿劉瞪了一向只會添亂的楊sir一眼,回到會議中繼續開始講解接下來的行動。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