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北岸

#無間道# #結局# #劉建明# #陳永仁#

#無間道# #結局# #劉建明# #陳永仁# 

 

這是許久之前從 @慎言 那得到的一個梗了。如果按照原結局,阿劉會怎樣。她說會是在死前看到阿仁的幻影吧。然後當我兩天前下筆一直到凌晨,結局還是跟她原本給的腦洞不一樣。不過當時我卻不是看著她的描述來寫的,比較像是她給個場景我自己演義吧。雖然是自己演義,卻是所有篇章裏我最不喜歡,寫得最不好的一個場景。唯一一個喜歡的就是那段阿劉跟他幻想中的阿仁有了接觸的地方吧。腦洞來源說阿仁的眼睛最好看,我也是這麽認為。

 

正文:

阿劉想,自己也許差不多要死了。這些天,他總是夢見阿仁。以及那句:對不起,我是警察。說這句話的時候,阿仁露出一抹邪笑。一邊嘴角邪魅地勾起,讓人一看就撲上去抱着,狠狠吻住。下巴那剛冒出根的鬍子會像仙人掌的刺一般輕輕扎在皮膚上,有些刺痛卻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阿仁不知道的是,阿劉是真的打算把身份還給他的。如果不是阿仁一直在挑釁,阿劉會告訴阿仁,他的檔案就在自己辦公室,密碼是他女友的生日。他只是想要一個機會,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阿仁不是最應該瞭解他的人嗎?他們擁有相似的經歷。無法展露的、埋藏在最深處的祕密。每說一句話、每做一個動作、每一個眼神、每一個肢體語言,都被一再小心謹慎。一步錯,就是萬丈深淵。

 

但爲什麼這個最應該認同他的人卻沒有給予他他最想要的?這個感覺很奇妙,阿劉在那一刻感到從未感受過的失望和難受,他覺得就算世界上任何人都不瞭解他認同他,即使那是Mary,他都不會這麼難過。面前這個人的同意才是最重要的。但是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究竟爲什麼!

 

但是他沒想到大B會忽然出現。他更沒想到原來當年被韓琛放進警局的另一個臥底居然一直就在自己身邊。殺大B究竟是爲了自己還是爲了警局或者是爲了阿仁,當時的阿劉自己也不清楚。但時至今日,阿劉想清楚了。他殺大B是爲了阿仁也是爲了阿仁。大B有什麼資格幫自己殺掉阿仁?他還沒得到想要的答案呢。他還沒得到阿仁的同意呢。沒有阿仁的同意,自己怎麼能繼續做好人?

 

正想着,阿仁又出現在自己面前了。

 

——爲什麼我的同意這麼重要?

——我們是最接近彼此的存在啊。爲什麼你不肯給我一個機會?

——爲什麼我的同意這麼重要?

——沒有你的同意,我怎麼做好人?

——爲什麼我的同意這麼重要?

 

阿仁站在阿劉面前,雙手撐在椅子扶手上,俯視阿劉。劉海被風吹動,不時蓋住阿仁的眼睛。那雙黑水晶般純淨漂亮的眼睛。那雙讓自己看見就心生歡喜的眼睛。那雙彷彿只要被他注視着就能夠得到淨化的眼睛。

 

阿劉掙扎着仰起頭,湊近那雙似乎能夠映出世間所有罪惡的眼睛,輕輕喘息着呼出的熱氣讓眼瞼不自禁遮蓋起那漂亮的瞳孔。阿劉再湊近,輕輕用唇觸碰眼皮,那力道如同雪花融化在那裏。阿劉的唇感覺到阿仁的眼皮正微微顫抖着。

 

第二天,療養中心的護士發現某前高級督察已經失去呼吸,他就那樣安詳地躺在病牀上,嘴角帶着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手裏拽着一張紙片,上面潦草地寫着——

 

因爲你是世界上的另一個我

评论(1)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