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親吻# #陳劉# #劉陳#

#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親吻# #陳劉# #劉陳#

这次是略色气的脑洞,昨天晚上跟 @慎言 聊到这两个人亲吻时的情况,凌晨她断网之后,我一个人继续想,停不下来。只好把这个场景写下来。真的很喜欢一个安静温暖的清晨或者午后,两个人贴近。醒来后,亲昵地吻住彼此。不必擦枪走火,就这样躺着,时不时亲亲眼睛啊额角啊鼻子啊。温馨得让我想要落泪。

正文:

難得的假日,阿劉卻早起了。他躡手躡腳地去了趟廁所回來後,靠着門,忽然不想回到溫暖的牀上,反而想要保持着這個距離看牀上那個人。

這個人擁有跟自己相似的經歷,卻完全體驗了不同的過去。他很孩子氣,只會在少數人面前表現出來,例如自己,又例如栽培了他的那位已經英勇犧牲了的黃sir,再例如那位漂亮的心理醫生。他很聰明,在好幾個黑社會之中周旋近十年卻沒有暴露身份。他懂得在適當的時候忍耐,爲大義犧牲小義,將近十年的臥底生活,儘管聽黃sir說他常常抱怨卻不見他強硬要求要脫離這個見不得光的身份。

牀上躺着的他不安分地抱緊懷中的抱枕,眉頭微微皺着。那位漂亮的女醫生說,這是因爲他欠缺安全感所以才會潛意識要抱着什麼睡覺。這個人睡着的時候卻意外地乖巧,不會動來動去,睡着的時候是什麼姿勢,醒來的時候也就是什麼姿勢。但他卻很少像今天這樣,側着身,將抱枕攬進懷裏,身體微微蜷縮着。這樣的姿勢讓他看上去如同孩子般絕對的無害,近年接觸的人終於一點點化去他身上環繞了近十年的戾氣。雖然戾氣並未完全化解,但是合上眼瞼的他將最後一絲的戾氣也遮蓋住。劉海垂下來,灑落在光滑的額頭,在窗外的陽光照耀下,閃着金光。

忽然,阿劉想要靠近他,想要擁住他,想要跟他緊密地貼在一塊,想要溫柔地親吻他的額角,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胡渣子,他的唇。阿劉想像化解他的戾氣一樣化解他對安全感的欠缺。阿劉想告訴他,一切都有自己,他可以完全地信任自己。

這麼想着,阿劉踏步上前,走到牀邊,俯身把頭停在阿仁的頭上方。多年的習慣讓阿仁特別容易驚醒,儘管只是微弱的腳步聲和輕柔的吐息。他睜開眼,帶着警惕,在看見是阿劉的那瞬間放鬆,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

阿劉看見笑容後忍不住湊得更近。

“做什么!”阿仁皺眉,手肘半撐起身體向他的上方移動。

阿劉不再猶豫,按住阿仁的肩膀就吻上那雙唇。“亲一下嘛…”他一边吻着对方一边这么含糊地说着。

阿仁繼續往上退了退,他锲而不舍地跟上。終於,退無可退,阿仁也任由身上這個人溫情地貼着自己,給予曾經沒得到過的安全感。他閉上眼睛,雙手悄悄移到阿劉腰部,捏住一部分的布料。

清晨溫暖的陽光灑下,令室內更添上一層溫馨。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