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 #戒毒# #陳永仁# #傻強#

#無間道# #戒毒# #陳永仁# #傻強#


繼續是 @慎言 的腦洞啦,不過這次不再是阿仁跟阿劉這兩個人了,也不是另一個結局裏的腦補情節,而是從II到I的時候,阿仁在戒除毒癮的情節補充。這個梗已經存在很久了,今天重溫II的時候,那個阿仁把大半包的粉末吸進去的情節刺激了我忽然想寫,就趕緊趁激情(?)還在把內容碼出來了。傻強這個人是我除了兩個主角最喜歡的一個角色,爲了義氣,就算知道兄弟可能是二五仔,也沒有去告密反而是選擇了保守祕密。那麼傻,那麼可愛。劇本說過,阿仁兩個最重要的朋友,白道是黃sir,黑道是傻強。傻強傻強,謝謝你,在老大跟兄弟之間沒有選擇了大義滅親。


正文:

沒有人知道阿仁在戒毒癮的時候有多難熬。想當初幫倪家三叔做事的時候,想要什麼沒有。別說不過是一包可卡因,就算他拿着那些粉末當骨灰在海邊撒着玩,也絕對不會有人反對,甚至會有人讓他別累着然後搶着幫自己撒那些價值不菲的東西,好讓自己看着開心。


當倪家退出舞臺,阿仁開始跟着韓珅之後,毒品自然不可能無限量給自己供應,再加上阿仁也不是不知道毒品的禍害,他決定要戒掉這個禍害人的東西。


整整一個月。阿仁把自己關在屋子裏整整一個月,除了給錢委託某個阿姨給自己送飯之外,他幾乎沒跟任何人接觸過。他知道,如果這一次他不成功,那麼他的一生就完蛋了。


在那一個月裏,阿仁幾乎認爲自己快死了,甚至可以說,他寧願死了。每次毒癮發作對他而言都是來自惡魔的引誘,一個聲音在他腦海溫柔地迴響:反正你又不會買不起,韓珅那麼看重你,不會讓你缺錢的。去吧,你這麼痛苦。快去吧,只要一點點就夠了。不然你會死的。你真的會死的。走出門,去那個巷子裏,你知道哪裏有最純正的貨。去吧。去吧。去吧。


阿仁有好幾次幾乎要放棄了,戒毒這事,當時的他覺得,根本就毫無意義,他不會缺錢,他不會缺貨,爲什麼要這麼折磨自己?但是忽然他又想起母親的話,母親獨有的柔和的聲音在說:阿仁,我不要求你什麼。不管你將來做錯什麼,我作爲母親的,都會原諒你。但是只有一點,只有一點只要你跨過這條界線,我就會當我從來沒有生過你。我不允許你吸毒,不,應該說我不允許我的孩子被毒品這樣的惡魔搞垮。聽到嗎阿仁,任何事我都會原諒你,只有吸毒不行。只有吸毒。


每次母親溫柔卻不失嚴厲的嗓音都及時將自己的理智拖回來。他是母親唯一的孩子,他不能讓母親失望。不能。


沒想到這裏,阿仁一邊控制着想要發狂的身體,一邊用繩子把自己的右手緊緊地綁在牀頭。毒癮又一次在體內翻涌着,嘶吼着要解脫,阿仁就不斷地將頭猛力撞向牀頭,試圖以此驅趕腦內那個惡魔的細語。


有一次阿仁實在控制不住,剛衝出門口,就遇上來找他的傻強。一瞬間理智再次回來。他知道傻強看着這樣的自己一定是完全被嚇得不知道怎麼反應了。他知道自己犯毒癮的時候有多可怕,全身溼透彷彿剛從水裏撈上來,全身上下連身上的衣物都被自己的汗水浸溼,臉色因爲多天吃不下飯且壓抑毒癮的原因而顯得蒼白得跟白紙沒分別,手腳都在不斷地抖動。


此後阿仁只記得自己用虛弱的聲音,第一次懇求傻強:隨便你用什麼都好,把我綁起來。不管我怎麼求你都不要給我我最想要的東西。他只記得自己昏昏沉沉地彷彿在嘶吼、在發泄、在不顧一切地用惡毒無比的言語去傷害着那個正在幫助自己渡過難關的朋友。但是不管自己怎麼咒罵、怎麼嘲諷,傻強卻一直呆在自己身邊,又是擦汗又是遞水。他做盡了一切能做的,除了把他拉近更深的地獄裏。


靠着絕對強大的自控和記憶中母親的話語,以及雖然不想承認,還有傻強的幫助,阿仁終於撐過了最難熬過的一個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