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淋浴# #陳劉# #劉陳#

#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淋浴# #陳劉# #劉陳#

依旧是 @慎言 的脑洞,好几天没能补梗了,以后一定争取每天一梗。

特别感谢:脑洞来源小萨

正文:

今天執行任務的時候,阿仁手下一個與他關係很不錯的警員被流彈射中身亡。衆人見阿仁情緒不太對勁,馬上把坐在辦公室的阿劉喊了過來。阿劉趕過來看了一眼顯得失魂落魄的阿仁,先向通知自己的警員道了聲謝,然後拉着阿仁往自己車內走去。

開車回家的路上,兩人都沒說話。回到家,阿劉半推半拉地,終於硬是把阿仁帶進了屋子裏,他揉揉原本就低自己半個頭,現在無精打采地垂着則顯得更矮的毛茸茸的腦袋:去洗個澡吧?然後好好睡一覺。

阿仁沉默地點點頭,然後開始脫衣服。

阿劉又說,你要不要泡熱水?放鬆一下。

阿仁沒有搭理他,继续沉默地脱衣服,脱完的衣服隨意地扔在脚下堆成一座小山。阿劉看着感到一陣头痛和無奈,還得不到任何回答,心情有点忧郁。

直到阿仁脱得全身上下只剩一条裤衩,一言不發地轉頭走进浴室。阿劉在身后喊:到底用不用浴缸!

阿仁終於转过来對上阿劉的眼睛,一向純淨如泉水、乾淨如孩子的眼睛裏噙滿了難以言喻的悲傷,但是他依舊沒說話。對視了不過四五秒,阿仁很快低下头想了想,晃着腦袋表示不需要,然後一聲不吭地繼續向前走。

阿劉看着這樣的阿仁,輕輕嘆息一聲。正煩惱的他沒有看到阿仁在聽到這聲輕如塵埃的嘆息時,身體稍稍一頓。他撇下頭,似是想要在此扭頭轉過來,卻不知爲什麼還是沒有這麼做。

阿仁走進浴室,甩上門抬起腳跨進浴缸。冰涼的瓷磚就像細針刺在阿仁的腳底,引起腳趾一陣蜷縮。扭開花灑,將臉湊到花灑下面任由噴灑出來的水從涼到暖再到熱。他垂頭,閉着眼,肩膀微微聳動,從背後看過去彷彿在哭。

就這樣呆站了十多分鐘後,他才開始毫无章法地一阵乱揉。身上还在滴水,就那么赤着脚走出来,一步一个脚印,一边拿半乾的毛巾擦头发一边左右张望寻找自己扔地上的衣服。

原本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阿劉馬上站起來,把放腿上的睡衣展開來給阿仁套上,一邊心想自己簡直成爲陳永仁的專屬保姆了一邊心甘情願地給阿仁忙上忙下。

评论
热度(4)
< >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