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北岸

#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午睡後的事務# #陳劉# #劉陳# #陳永仁# #刘建明#

#另一個結局# #午睡後的事務# #陳劉# #劉陳# #陳永仁# #刘建明# 

正文:

阿劉家裏那部音響壞了。也對,那部機器已經用了五六年,能夠支撐到現在,也算是物有所值。阿劉原本想着反正已經用了那麼久,與其用不少的金額去找專門的師傅維修,倒不如直接去買一部新的。畢竟這個型號已經沒再生產了,懂得修理的師傅也不多,而且價格也不低。再加上现在的播放器功能比起几年前又再先进了许多,声音细节也更显突出。

反倒是阿仁不願意,他表示反正第二天休假,打算用假期看看能不能修好,如果不能再做打算。

一休假就懶散的阿仁一直睡到中午十二點方才醒來,他搔着因爲睡覺而變得凌亂的頭髮,一邊打着呵欠走出房間門。結果他卻把原本已經凌亂的頭髮弄得更加亂糟糟的。

阿仁盤腿坐在音響前,由於尚在夏天,他只穿了一件工字領的白色汗衫。汗衫有些泛黃,顯然是已經穿了多年。

阿仁甚是熟練地擺弄着面前的機器,經過一陣子的搗鼓後,音響重新發出美妙的女聲。

等阿劉回來後,阿仁已經聽着歌癱在沙發上睡着了。他歪頭把半邊臉貼在沙發背靠上,眉頭微微皺着,好像睡得很不舒服或者睡夢裏發生了些讓他很不舒服的事情。阿劉走上前輕拍他的肩,“仁,起來,別睡在沙發上,明天渾身疼。”

接近十年的臥底生活使阿仁極其容易被吵醒,只需些許的輕響便能夠使他從睡夢中驚醒。他睜開眼睛,眼睛中帶着警惕。在看見面前的人是誰後才放鬆了警戒。他站起身,伸了個懶腰,僵硬的身體發出啪啪響。

然後他得意地指着還在放着歌的音響說,“我就說我能夠修好吧。”那副得意洋洋的樣子讓阿劉想起在考試中得了一百分,等着父母称赞的孩子。“來聽聽有沒有完全修好。”他拍拍阿劉的手臂,拉着他坐下。

似曾相識的動作,完全不同的地方,阿劉順從地坐下。

阿仁坐在沙發上繼續伸展僵硬的身體,他把手臂伸長搭在沙發背上,卻漸漸變成搭在阿劉的肩上。曾經用在敲打摩斯密碼的手指此時跟着歌曲的節拍在阿劉的肩膀上輕輕敲擊,不重不輕的力道讓阿劉覺得阿仁仿佛是在幫自己按摩肩膀。

此時,歲月靜好,世事安好。

评论
热度(9)
上一篇 下一篇

© 南山北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