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間道# #另一個結局# #綜合# #陳永仁# #刘建明# #淋雨# #冷水澡# #聽歌#

#另一個結局# #綜合# #陳永仁# #刘建明# 

#淋雨# #冷水澡# #聽歌# 

正文:

在那之後又過了好幾年,當阿仁已經在警局重新再有了相當的地位,成爲了其中一位督察後,而阿劉已經是警司中的佼佼者,离晋升机会不远了。

某次掃黃後,阿仁在回家路上淋了些雨,水珠順着劉海滑落進鎖骨,浸溼了警服。有些則直接滴落在地上,濺出顆顆水珠。或者在公寓乾燥的地板上留下水漬。那還是在盛夏,儘管沒有被雨淋溼,阿仁的警服也已經被自己的汗水浸溼大半,雨水只是將範圍擴大。阿仁快步跑了回家,脫下衣服隨手扔在地上就進了浴室。

花灑噴出冰涼的水,沖走阿仁身上溼答答的、讓人覺得不舒服的感覺。阿仁發出一聲舒適的嘆息聲。貪方便地弄了些沐浴露抹在身上跟頭髮上,泡沫將阿仁精瘦的身材半遮半蓋着。雪白的泡沫跟偏古銅色的皮膚混搭在一塊,驚豔了某個站在門口無意打開門發現美景的人。

“淋雨了還沖冷水澡?你真不要命了?”愣了沒一會兒,阿劉趕緊把人從花灑能夠噴射到的範圍外,然後將手上打算遞給阿仁用的浴巾直接幫他圍起來。原本以爲蓋上一半會遮掩住起碼一般的美好,結果阿劉發現自己絕對是錯的,健碩的上半身坦蕩蕩地裸露着,身上還有水珠順着地心引力劃過胸膛、腹部、人魚線,滑進浴巾內消失不見。

阿劉看着那些水珠,偷偷嚥下口水。果斷扭身走到一邊將另一塊浴巾扔給阿仁,別着頭跟他說:“快把頭髮擦乾,不然老了容易頭疼。”

“哦。”阿仁奇怪地看了某個不敢面對自己的人,決定還是不問他原因。他隨意地走出浴室,走進寢室隨便拿了套居家服穿上。

阿仁穿好衣服後就走到客廳,毫不意外地看見阿劉正坐在沙發上。阿仁走過去,打開音響,悠揚的女聲從喇叭傳出,是那個他們都很喜歡的曲子。然後阿仁也走到沙發上坐下,他脖子向後仰,露出微凸的喉結跟鎖骨。帶着剛洗完澡的溼潤,阿仁神色放鬆地將背脊靠近椅背。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