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Monster【飞鼠/悟中心】

【overlord】Monster【飞鼠/悟中心】

  •  关键字:Monster  from@荊棘玫瑰★求OVERLORD同好 

  •  三观扭曲、世界观崩坏注意!! ←重要事情要加粗

  •  虽说是飞鼠/悟中心,但其实只是单纯的悟先生的内心独白?

  • 依旧烂文笔,日常鄙视自己

  • 最后,希望大家来猜猜,在悟看来(或者说我想表达)的【Monster/怪物】究竟是什么w 猜中有个小小的奖励吧


正文:

在铃木悟的所谓人生中,有一个想要打倒却永远无法被击败的【怪物】。

这个【怪物】总能抓住人最深的恐惧和弱点,在他们最无防备的瞬间,一击必中。

 

“很可惜,你的父母在工作中殉职了。”

幼小的孩子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力量,但是他却从此得知了【怪物】的存在。

 

长大了的孩子知道了游戏,知道了能够短暂躲避【怪物】的办法。

于是他无可救药地沉迷了进去。

 

刚开始玩游戏时,时常会听到的来自其他玩家的讥讽和谩骂。

“恶心的异形种!”、“怪物!”

人类向来如此。

对于异于自己、异于群体的其他存在,总会拼了性命地去否定他们。

但是他们错了。

【怪物】,从来不是他们,任何人类都不是。

【怪物】是一个永远无法被击败的存在,只能恐惧、只能屈服。

 

从游戏中下线后,毫不意外地看见小小单间租屋中唯一的窗户外,破晓后的晨曦。

淡淡的金黄和橘黄混杂而成的、温暖的色调。

那本该是充满希望,最起码该是让人感到希望的色彩。

远在天边仿若周遭环绕着东出日光的白炽灯如星光点点闪烁,就好像自私地想要将希望占为己有,残忍地无视那些最渴望也最应该得到的人们。

刺目的灯光彻夜未见熄灭,达官贵族们理所当然地享乐,穷苦人民理所当然地辛劳。

一如既往。

 

拖着苦劳后疲软无力的躯体往家里赶,如同古旧时代电影中的丧尸失去理智、不知疼痛、只为生鲜血肉如饥如渴。如果那些电影里的丧尸们只为追逐血肉,那么他大概是为了那些能够支撑着自己继续苟延残喘的存在,一个精神上的支柱。

 

当一个人达到一定的高度,那么他的一切异常都会在瞬间被转化成特立独行。

那些丑恶的、低劣的、卑微的却永远崇拜强者的人类。

 

再次见到在最初咒骂自己的玩家,已是许久之后。那时的自己是玩家中恶迹斑斑的恶之公会的会长,领导着一群异形种在阴森可怕的坟墓中建立起强大的势力。而他们是入侵者,义正辞严地说着进攻的正义。

坟墓前依旧阴暗可怖,正义一方庄严无畏地讨伐,邪恶一方顽强不屈地抵抗。

一如既往。

在这么久之后,他们似乎依旧不懂,所谓的【怪物】究竟是什么。

 

骷髅看着不符故事结局、反被击溃的入侵者,从低声哼笑到癫狂大笑。

可能他生来就该成为反派,就算之后等待的结局是死亡,却无法为此放弃此刻无尽的愉悦。

特别他的身遭还围绕着他的同伴,能与他分享同样快乐的同伴。

 

然后总算再次得知了弱点的【怪物】就狠狠地从背后刺中了他的要害。

 

“塔其米桑说妻子已经无法再忍受,开口威胁他了。”

“这样啊…”

“安兹乌尔恭永远都会留有塔其米桑的位子。”

“嗯!”

“我们要一起玩到游戏闭服哦w”

……

“乌尔贝特桑似乎现实也出了事情。”

“唉……”

“对不起,飞鼠桑……”

……

“起码把账号留下来吧。我会永远在纳萨力克地下大坟墓等你们回来的。”

“……好。”

 

一切都在【怪物】的掌控之下。

它不会让你生,

更不会让你死,

只会让你

生、不、如、死。

 

————END————

评论(19)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