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rd】末世背景 第二章【至尊x飞鼠】

哎呀这种过渡的章节写起来虽然很开心,各种觉得飞鼠特别萌软可爱,但还是比较麻烦的,下一章飞鼠会再长大一点,之后就大概会是青年时期的飞鼠跟各种怪哥哥姐姐一起外出装逼的故事了ww


2.

 

软乎乎的身子跟软绵绵的声音让风尘仆仆赶回来的三人散去满身的戾气,对着乖巧听话的孩子露出宠溺的微笑。

 

双手搂着佩洛洛奇诺的脖子,飞鼠扭头对上落后一步的泡泡茶壶和武人建御雷的脸,用那糯糯的嗓音说着,“泡泡茶壶姐姐还有建御雷哥哥,我也很想你们哦。”泡泡茶壶一个没忍住,直接上手在孩子红润的脸上捏了捏。

 

对上孩子渴望的眼神,她也不舍得让他失望,“我们都很想你哦,对吧武人建御雷桑还有前面那个白痴弟弟!”也许是曾经被人舍弃过,就算根本不会有当初的记忆,但这孩子还是无意识地爱粘人,却很是听话。尽管平时都爱撒娇,但一到正经情况,就算再怎么不舍,他也会暗自忍耐着。当然,过后就会像现在这样各种撒娇,求抱抱要亲亲什么的。

 

但不管再怎么样都是他们从那一小团磕磕碰碰养到现在的孩子,别说他这般可爱乖巧,就算是再顽皮,他们也是舍不得责备他的,永远只会娇宠着。

 

就连向来不爱说话、不善表达的建御雷对上飞鼠,也是无条件地宠着。只见他点点头,也伸手揉了揉飞鼠的小脑袋,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情感。

 

至于某个还抱着飞鼠的家伙向来不吝啬表达,对上自家可爱的孩子分分钟十句有九句都是要宠坏人的溺爱,“当然想你啦,小飞鼠,你看佩洛洛哥哥都因为太久没见你瘦了多少!见不到小飞鼠,哥哥我连肉都吃不下呢。”单手稳稳地抱着孩子,佩洛洛奇诺一脸的委屈。

 

苦肉计对一个孩子而言甚是有效,只见飞鼠果然心疼地一直盯着佩洛洛其诺,皱起小眉头,“不可以的佩洛洛哥哥,一定要好好吃东西。不然以后不许再出去做任务了。”

 

后面的泡泡茶壶马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飞鼠你不要听他乱讲,他巴不得不能去做任务,好天天都在别墅里陪着你。”

 

“这样,不好。”连难得开口的武人建御雷也用责备的语气说。

 

“咦?有什么不好嘛!”佩洛洛其诺立刻抗议。

 

“这话有本事你去跟翠玉录桑,布妞萌桑还有贝鲁利巴桑他们说啊!”泡泡茶壶美目一瞪,这个白痴弟弟总是想着各种办法偷懒。

 

“就是不想亲自去说才会让小飞鼠去帮我抗议嘛!”

 

“你这招借刀杀人用得太蠢了吧。”

 

“借刀杀人也不是这样用的吧……”

 

一行人就这样吵吵闹闹地来到了议事室,纳萨里克用于讨论各种事宜的房间。

 

“啊,塔其米桑还有翠玉录桑,剿灭异兽的任务我们已经完成了。”佩罗罗抱着飞鼠走进去,将孩子放在专属他的一张小高椅上。拔下手指上一颗戒指递给翠玉录后,回到飞鼠旁边开始陪他玩了起来。

 

翠玉录捏着戒指在手上把玩着,更随意地问了一句:“没发生什么意外吧?”之所以这么随意,不过是因为这次任务实在不算什么,就算出了意外,看三人就算风尘仆仆却毫发无伤的样子就知道已经轻松解决了。

 

之所以没有将作为猎杀异兽证据的头颅拿出来查看,却是为还坐在一旁的孩子了。

 

飞鼠从小就对血腥味特别敏丨感。若是他们在外厮杀回来没有冲洗干净的话,就算只剩下一丝淡淡的味道也逃不过飞鼠的鼻子。若只是对血腥味敏感,翠玉录他们也不至于这般防范着不让飞鼠闻到,皆因飞鼠不但对血腥味敏感,更极度厌恶这股味道。现在更是闻到一点就脸色苍白、身体发冷,让大家都怜惜不已,同时也各种警惕着,连厨房都尽量不让孩子乱跑进去。

 

飞鼠也知道自己的这种体质引来不少麻烦,所以一般都会避免靠近厨房和刚出完任务回来的哥哥姐姐们。今天实在是因为佩罗罗三人归期比预期迟了好几天,让许久未见的飞鼠因一时兴奋就忘乎所以地跑去门口迎接。当然,此前他已经得到塔其米和翠玉录的同意。

 

“意外算不上,就是一个麻烦罢了。”泡泡茶壶撩起一缕卷发,在指尖缠绕着把玩。“遇上另一个小队了,顺手帮了一下之后就想赖上我们,费了点时间才甩开他们的。”

 

“也不是第一次了。”翠玉录冷笑一声,“整天打着能跟我们扯上个什么关系,惺惺作态的让人直接超越了愤怒达到可笑的程度。”说着翠玉录把戒指随手一丢,扔到塔其米的面前。

 

“辛苦你们了,后续就交给我了。”塔其米丝毫没停顿,几乎是反射性地反手接住,然后随手把东西塞进自己的储存装备里,准备明天去交任务。

 

“好了~严肃的事情到此结束。接下来是属于小飞鼠的时间了。”佩罗罗其诺忽然一把抱起刚才还跟自己玩的开心的孩子,他一脸懵懂好奇地旁观他们讨论着自己并不懂的事情,亮晶晶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忽然被抱起的飞鼠先是惊呼一声,下意识紧紧搂住佩罗罗其诺的脖子,然后好奇的目光一下子从塔其米那边转到佩罗罗其诺身上。“什么?”

 

“小飞鼠不会忘了今天是你生日吧?”佩罗罗其诺笑着问他。在把孩子捡回来一年多后,众人决定把捡回孩子的那一天当做孩子的生日,所以每年的同一天,不管他们有什么急事,都总会赶回来给孩子过生日。

 

“……”小小的孩子把眼睛瞪得更大了,然后慢慢的眼泪就出来了。“我、我以为……”

 

“你以为我们不记得了?”泡泡茶壶难得很温柔地笑了。没办法,一旦对上这个孩子,大家都仿佛被他激起隐藏在心底最柔软的一块,让他们只是想宠着他,让他能远离世界上所有的悲伤难过。

 

“不是,我只是、觉得可能赶不上……”只有三岁的孩子一字一顿地想要尽力表达自己的意思,尽管也没讲得多清楚,但对于从小养着他的大人们,这些已经足够让他们理解到飞鼠想要表达的意思。他抽抽噎噎地哭着,看上去很是委屈。

 

知道了孩子并非怀疑他们的记忆,只是不想因为自己妨碍他们的工作。一群从来只知道宠孩子的家伙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接着,乌尔贝特手里拎着一份巨大的蛋糕走了进来,飞鼠被佩罗罗其诺抱着,一脸惊喜地等着泡泡茶壶将蛋糕从盒子里拿出来。等许完愿吃完蛋糕之后又兴奋地收了一份又一份的礼物,最后疯玩了一晚上的飞鼠安静地睡在塔其米的怀里,手里还抓着翠玉录送的玩偶不放。

 

安详乖巧的模样让跟着疯了一整夜的大人们心里一暖,等塔其米抱着孩子往他的房间走去后,各自或随意地打声招呼或甚至无言地就此离开。

 

塔其米轻松地抱着孩子去到他的房间,房间内铺着软软的地毯,边边角角都细心地包上软胶或者软垫,免得孩子被撞伤。轻柔地将孩子放到床上,仔细地给他盖好被子后,塔其米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袖子被扯住。

 

塔其米转过头,就看见从来乖巧听话的孩子半睁着朦胧的眼睛,低声嘟囔了一声:“塔其米哥哥,谢谢你……”

 

心底又是一软,塔其米单膝跪在床边,垂头在飞鼠的额头亲吻一下,柔声哄着他:“睡吧。”

 

孩子听话地闭上眼睛,很快就在塔其米的注视下再次睡着了。


评论(9)

热度(90)